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娘亲贴贴,我带你在后宫躺赢!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发乎情,止乎礼,毁于皇权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发乎情,止乎礼,毁于皇权

    天武帝这次真的是被气狠了,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天武帝便问起了谢贵妃的下落:“那个贱人呢?”
    霍心兰就守在他身旁,温声道:“皇后着人先关押在偏殿,没有您的意思,没人敢擅自处置。”
    天武帝怒斥:“有什么敢不敢的,这贱人敢做出如此欺君罔上之事,罪该万死!给朕剐了她!”
    霍心兰端起温在一旁的药试了试,温度正好,送到天武帝唇边:“陛下消消气,先喝药吧。春蝉该怎么处置?”
    “凌迟!”天武帝烦躁地把药推开,完全不想喝,“那贱人宫里的所有人都杀了!他们跟这个春蝉的共事这么久,朕就不信他们完全没有察觉!”
    霍心兰暗暗心惊,忍着心中升起的恐惧缓缓道:“十皇子就跪在殿外,从昨日跪到现在了。陛下要见吗?”
    一个“杀”字本能的就被天武帝吐出来,又在即将说出来的时候戛然而止。
    天武帝想了又想,哑声问霍心兰:“老十真的跟那个叫春蝉的长得像吗?”
    霍心兰面色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人都是有八卦之心的。
    在陪护天武帝的这一天一夜中,霍心兰忙完了自己的事之后,确实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十皇子长得确实不像天武帝。
    但因为他长得也不怎么像谢贵妃,众人都没有怀疑过他并非这两人亲生,只当是这孩子天生就长得与父母不像。
    可在了解到春蝉是男人之后,再看十皇子和春蝉之事,确实能发现这两人有几分相似的地方。
    可霍心兰不敢说:“臣妾不知。”
    “你都见过他们俩了,还看不出来?”天武帝问。
    霍心兰更尴尬了:“先前谢贵妃怕走漏消息,很少让春蝉出来,臣妾就没怎么见过他。如今知道了春蝉是男的,臣妾就更不能见外男了。”
    她这话说得有理有据,天武帝也不好再追着她问。
    他喘着粗气靠在床头,说出自己的结论:“朕瞧着他们俩还有几分相似。”
    霍心兰不敢应声,捧着碗低下头去。
    想起自己这些年对十皇子的宠爱,天武帝更是气得吐出一大口血。
    有谢贵妃这做对比,连赵宝林都没那么可恶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天武帝突然起身下床:“扶朕起来,朕要找那贱人问个清楚。”
    “谢贵妃恐怕不会认的,她之前就口口声声嚷着冤枉。”霍心兰一边扶他,一边提醒天武帝。
    天武帝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气得再次头晕目眩,不得不扶着霍心兰的手坐回到床上。
    现在一想到谢贵妃,天武帝便觉得心口痛。
    他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靠在在床头想了又想,对霍心兰说:“你去替朕见她一趟,她若是愿意说,那你去听听。若是不愿意那便算了,送她上路吧。”
    霍心兰没有轻易答应:“谢贵妃是贵妃,还请陛下写明圣旨,臣妾才能前去。”
    天武帝长叹一口气,沉默了好一会儿,喊来阮阅拟旨:“废掉谢贵妃贵妃之位,贬为庶人赐死。春蝉赐死。十皇子……”
    提到这个儿子,天武帝想了又想,咬牙吐出两个字,“赐死。”
    看来他心中已经确认十皇子并非自己亲生。
    从前对十皇子有多宠爱,现在恨得就有多深。
    霍心兰拿到了圣旨,起身去见谢贵妃。
    谢贵妃就被关在章台殿的偏殿之中。
    霍心兰进去的时候,她正在慢条斯理地用着晚膳。
    因为天武帝还没有明确对外宣布对谢贵妃的处置,在十皇子先前的打点下,并不知道谢贵妃为何得罪天武帝的下人给谢贵妃捯饬了一顿还算可以的晚膳。
    听到开门声,谢贵妃只是撩起眼皮扫了眼。
    见霍心兰进来,她没有任何反应,自顾自的继续低头吃饭。
    霍心兰倒是有些佩服她这般沉得住气:“看来这顿饭挺符合姐姐的口味。”
    “符不符合都要吃呀。做饿死鬼上路那多惨?”谢贵妃阴阳怪气地还嘴,瞥见霍心兰手中拿着的明黄色圣旨,她的动作僵硬了一瞬,才继续夹菜,“陛下醒了?”
    霍心兰颔首。
    “给了我什么死法?”谢贵妃问。
    自然是天武帝惯用的凌迟处死。
    霍心兰没有回答谢贵妃的问题,而是不远不近地坐下,仿佛旧友般跟谢贵妃聊了起来:“我去查了下这个叫春蝉的人,是个乡下小子。怎么就让你冒着大不韪的风险将他藏在宫中?”
    谢贵妃冷笑一声:“我也不过就是个乡下丫头,怎么就让陛下冒着千古骂名将我藏在宫中?”
    天武帝这么做,无非是因为他看上了谢贵妃。
    谢贵妃的答案让霍心兰感到诧异:“你喜欢春蝉?”
    谢贵妃没有回答她,手上的动作却不由自主地停下了,眼神有一瞬间的放空。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淡淡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哪有喜欢不喜欢的资格。若真要说有喜欢的人,也都被咱们的陛下给毁掉了。”
    霍心兰瞧她的遗憾不似作伪,不是很确定地问:“你喜欢承恩伯世子?”
    那是曾经与她有婚约的人。
    谢贵妃出生川渝名门,当年入京便是奔着与世子完婚而来的。
    谢家深受皇恩,想要女儿在婆家更有地位,便想求皇后赐婚。
    谁知谢夫人带着女儿进宫给皇后请安时,这位谢家小姐竟会被天武帝看上,直接被封为宫妃。
    没有等到谢贵妃的反驳,霍心兰知道自己猜对了,有些诧异:“我还以为你们没有见过面。”
    “我怎么可能嫁给一个自己没见过的人?”谢贵妃的思绪不自觉的飘远,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明媚的午后,她见到了那个芝兰玉树的少年。
    他们的感情发乎情,止乎礼,毁于皇权
    她没再说下去,霍心兰也没再开口。
    两人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
    许久之后,霍心兰才缓缓问:“那春蝉呢?”
    谢贵妃眨了眨眼:“他们长得有些像。”
    霍心兰意外:“只是因为长得有些像,你就敢做这种杀头大罪?”
新书推荐: 星穹列车:穹魔王在线发癫 穿书后,我靠摆烂混成了女主 随军时不屑一顾,改嫁你首长慌啥 现代世界的武道人仙 情韵弦空振万阙 修仙从食道开始 邂逅顶级豪门 走爸临的路,让霸凌者无路可走 煤气罐没用?看好,我只教一次! 平步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