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龙虎山之上 > 第九百六十四章法器恐怖

第九百六十四章法器恐怖

    “呵呵……”
    “很不错……”
    “力量很不错……”
    “没想到,相对于速度,你更擅长的是力量。”
    “势大力沉,可以这么说。”
    杨延昭仿佛是这个时候才从迷蒙中惊醒,眸子中亮光闪过,这一对比,仿佛刚方才跟陆嬴蛟拳来脚往,有来有回的模样,只是他的一个身体本能。
    几个身影围在杨延昭的周围,身形稳重,动作缓慢,正在缓慢地推出一拳一掌,成合围之势,狂风在这个范围内,剧烈吹拂,强大的压迫感如锋利的刀刃,也像是波浪晃荡,向着中间一点汇聚而去。
    “嗯……”
    在中间的杨延昭看着是想要往旁躲一躲,看得到他身形一动,但是只稍稍摇晃了一下肩膀,这样的结果,看来就是没能如愿。
    “退路都被封住了啊……”
    “这个几个拳头,看着是慢,但一旦我真的动了,变换了位置,那么,这看着像是蜗牛一样缓慢的拳头,应该会在一瞬间提速到极致,可能力量还要加倍叠加?”
    “不好办啊?”
    杨延昭只是稍稍伸展一下身体,当即就感到了无形的压力,仿佛置身于泥沼之中,除了感受到源自对方诸多拳头和手掌的恐怖力量之外,他还敏锐地感受到,在他被围拢的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仿佛无处不存在着一些微妙的力量,这些力量看似不起眼,不容易发觉,但是,却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像是无时无刻不再吸纳着他身上的力量。
    同时,也是在封锁着他,锁定着他,让他无处可逃。
    “呀……”
    “好像,不可能啊?”
    杨延昭感到震惊,尽管这个范围,小到像是在开玩笑,但是,在这个范围内,确实就是……
    “是空间之力啊!”
    “这怎么可能?”
    “别说是你,就是我们这些老家伙……”
    杨延昭诧异,以致都流露在脸上了。
    “嗯……”
    “你姓陆?!”
    “你们陆家跟……”
    “嗯,是武当山?!”
    又是一个震惊,小小的震惊,但还是震惊,这是在面对陆嬴蛟的整个过程中,唯一表现出的意外神色。
    “武当的太极拳?”
    他皱着眉头,苦想了一下,对面前狂风扑面宛如惊涛骇浪的拳劲掌风一点都不在意,而陆嬴蛟也是奇怪,这慢悠悠地一拳,直到这个似乎都还没能打完,还在打出去,在推到一半的时候,就仿佛遇到了千斤阻力。
    再也难推前很多了,但也没有停止,还是在缓慢地一点点向前推进,每推进一点点,作为打击目标的杨延昭,位于中心的他,就感受到的压力就成倍成倍地增加。
    “只有那个地方的牛鼻子,才有这样的本事。”
    “可是,你不是道教徒,怎么可能会对太极拳有这样的造诣?”
    “这是不可能的事!”
    说着,他就抬眼看了一眼陆嬴蛟,而此时的陆嬴蛟虽说是终于占据住了真正的主动,可是却异常吃力,而杨延昭同样依旧从容,尽管他也是真的陷入了被动。
    “当年赵无虑那小子,还一点都不在意地向我展示了武当的绝学,根本一点都不用避讳……”
    “按他的说法,非道教徒,基本不可能参悟太极拳的真意。”
    “而非道教徒,虽说也能修习太极拳,但怎么可能从太极拳中领悟空间之力?”
    同时,用力地摇晃了一下头,以笃定的口吻说着,以反问的句式下着结论。
    “你们陆家虽然跟武当山有些香火情,但这个东西,也不是武当想给你们就给得了的……”
    “嘿嘿,当然,那群牛鼻子根本就不会想给。”
    “这是他们的开山立派的根本。”
    杨延昭还是摇摇头,当然,他也不是真个年轻人,更不是那种不经世事的愣头青,这种事,多半就是涉及到了人家的秘密了,没准是涉及了陆家和武当山的秘密了,两家的秘密,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透露出去的。
    所以,他也就没指望陆嬴蛟会回答,不过,就现在对面的状态,似乎,想做个回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哼!”
    只见陆嬴蛟闷哼一声,各自拳掌同时向前推进了一点,各个身影的军服向后飞扬,猎猎作响,而处于合围中的圆点的杨延昭,反倒像是处于暴风眼之中,并无大的动静,除了他身形不动这一点之外,并没有看到有劲风扑面而导致军服的下摆被吹拂。
    压力又更强了一点。
    那种压迫感,已经没有了凌厉的气势了,反而是消弭在虚无之中。
    “呵呵……”
    虽然一时也没有好的办法,但是一点都不耽误杨延昭的好心情。
    “很好,很好……”
    “哎呀,说大话了,说大话了……”
    “没准,还要看在大家都是同僚的份上,给高抬贵手,饶一条小命。”
    这一下啊,就确实是表现出了杨延昭的前辈高人风范了。
    毫无意外,对于杨延昭的这番表现,或许说是表态,陆嬴蛟一点都没有轻松之感,只感到对方的深不可测。
    “照,妖镜。”
    很艰难地,陆嬴蛟一边维持着出拳的姿态,一边嘴上艰难地吐出了三个字。
    三个字,分成了两段。
    “嗯?”
    “哦,是这样啊,借助照……”
    “不对,不对!”
    “如果是照妖镜,我不可能在它施展出了威能的时候,都还不能感知到它的存在……”
    “不会是照妖镜……”
    杨延昭先是点头,恍然般,但随即就又摇头,急声否认了先前的想法。
    “哦……”
    随即就又是点头,他的发应是很快的,只是现在看着,透出几分滑稽。
    当然,现在场中只有另外的一个人,而能够报之以嘲讽的陆嬴蛟,此时反倒更像处境艰难,开不了口。
    “是照妖镜的复制品?”
    “那玩意,我见过周有德拿出来过……”
    “哼哼……”
    “真品,武当山不会拿出山门……”
    “嘿嘿,也不敢拿出山门……”
    “他们都防着茅山呢……”
    “哼哼,不过这东西,惦记就惦记了,武当也不敢动气,更不敢声张!”
    “哦……”
    杨延昭说到这里,拔高了音量,听着带着点滑稽感,听在别人的耳朵里,意味深长。
    “哼哼,也别将武当看得太好……”
    “当心,武当将你们这些人给骗了……”
    “你们陆家,第一代家主都已经入了土,武当是不会将你们放在眼里的……”
    “武当或许会动气,也有不小的可能呢……”
    “但是,他肯定不敢声张!”
    “哼哼,这些神棍,我就从来没什么好感。”
    他脸色剧变,像是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
    “小陆姑娘,这一次要碰上了光明教的那些家伙……”
    “嗯,起码得是红衣大主教,或者……”
    “或者是黎明曙光大骑士……”
    “我就杀他几个!”
    “哼,竟然将我放在净化序列的首位?!”
    “真是好胆!”
    不知怎地,话锋突然就是一转。
    说到这个的时候,杨延昭展现出了怒气,同时身上散发出跟怒气相一致的气势,如利剑出鞘,当即就将束缚在身上的那看不见的压力给冲散了不少,就他周围的这个小小的圆的空间范围,感觉像是轻轻地晃荡了一下。
    其实,看着也并不激烈,并不很激烈,可围拢在杨延昭身边的几个身影,近乎是跟着齐齐摇晃了几下,仿佛被飓风吹拂,身形难以维持稳定。
    “哦……”
    “看来,是不容乐观啊……”
    “也是,一个复制品,总是不可能有本体的威能的。”
    “但是,应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吧?”
    “你还在等待着机会?”
    “也是,就现在的这点程度,你不会相信就束缚住我了……”
    “还不够……”
    杨延昭很是健谈,近乎是有些喋喋不休了,一时间让陆嬴蛟有些狐疑,她拿不准对方是确实很从容呢,还是作为一个策略来迷惑她的判断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她都不准备回应,除了意愿之外,她能做的也不多,此时精气神都汇聚在一处,动一动嘴就是分神。
    “哼哼……”
    “照妖镜啊……”
    “人真是老了,老了就爱回忆过往的岁月。”
    “照妖镜勾起了我以前的战争生涯……”
    “呵呵……”
    “当年那一战,我也参与了……”
    “但只是远远地看着,压后阵,并没有更对手交手……”
    “呵呵,好几位大将军呢……”
    “像我这种货色,也只能打打下手了……”
    “真是怀念啊……”
    杨延昭对于陆嬴蛟的不搭理,也并不有多大的反应,依旧有些喋喋不休,就好像是真的在与后辈在大榕树底下回忆起自己的峥嵘岁月。
    杨延昭的眼神一时迷离了,他抬起头,看向天际,除了那高高悬挂的太极八卦图和诛仙剑微微散发出来的幽光外,就只有一片看不透的黑暗,给人的感觉是永远的黑暗,那是从远古以来就不曾变更过的黑暗。
    “可惜,这里没有月亮啊……”
    “呵呵……”
    轻叹了一声,又再笑了笑。
    “照妖镜的恐怖威能,我没有亲身体验过……”
    “但是,差不多的法器,我可是亲自置身于其中啊……”
    “那个恐怖的铃铛,还有那一面小鼓,看着像是泼浪鼓一样,但却是打在了人的心脏上……”
    “那个小铃铛,是响在了人的灵魂最深处啊……”
新书推荐: 平步青云 热血传奇之我们的辉煌岁月 神兵时代:谁说剑修最菜的? 从斗罗开始的自我奋斗 人在荒野,樱花乱杀 剑修小师妹,她六艺全通 一人之下:带着十四亿人成仙 破案的神秘之笔 无上境 我在修真界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