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魔法时代记录 > 第180章 “生命博弈!”

第180章 “生命博弈!”

    答案在林阳挡下鹰魔的一击之后,就明了了!
    感知之中,那两位没有在此刻一同动手,这让林阳在心里松了口气…如果,这三位围攻上来,那会是最糟糕的局面。
    此时,胡如言与若翎已经瞬身离去,有林阳为她们挡下鹰魔的余威,她们毫发无损的到了安全的位置。
    接着,林阳就面对接踵而至的疯狂攻击,短暂的呼吸间,他的防御结界便破碎!
    在结界碎裂的下一刻,林阳瞬身出现在高空,他的手掌隐隐雷霆乍现,面对追来的鹰魔,他直接一拳携风雷而下,直面鹰魔的身形!
    鹰魔同样一拳轰出,他面对这个人族,岂会不敌,弱了气势?!!想着定要将其擒拿,掏其心肺,饮血吞食!
    然而,它的这个念头刚升起,在下一刻,它就面临生死抉择…
    一种至极的空间力量形成的坍缩变化将他的手直接毁了去,他还来不及惨叫,接着又感受到一种似来自无尽渊底的黑暗力量开始侵蚀他的血肉身躯!!!!!!
    鹰魔睁大了眼孔,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那就是这个人族没能如愿让他擒拿杀死吞食……
    这个可恶的人族,被它吃掉何尝不是一种荣幸,为什么不顺从它!!!
    啊,为什么,该死的人族!
    它疯狂的惨叫出来,下一刻,又在死亡降临的威胁下,它没了念想,它还不能死……
    林阳可没管什么,他抬手再聚空间之刃,集中意志之下能维持十秒的坍缩之力,不过,他也只需要半秒不到,便可将这头鹰魔斩杀!
    鹰魔将会死于实力给他的自信而后被逆转带来的落差时段…
    但在生命物种原始本能的求生欲下,鹰魔缩短了‘惊惧’影响,他瞬间化形显露出本体!
    而此刻,林阳感觉身前的人形消失,一道阴影覆盖了他的视线,但他也没有停手,一斩空间坍缩而下,虚无的黑洞吞噬阻挡的一切存在。
    这时,在这片区域便响起了鸟禽类的嘶厉鸣叫!
    林阳一击得手之后,瞬身到一定范围,在他的眼中出现的是一头…百米之高的巨鹰?
    原来是一位这样的巨鹰啊!
    林阳想着,又抬手汇聚雷电形成雷电银枪,瞬间投掷而去,补上这最后的一击,显然他也有点小看圣阶魔兽的反应能力。
    就在林阳出手的瞬间,鹰魔于它的嘴里同样爆射出一道雷霆破坏威光,又因为受伤实力大跌,它便在这一击后,振翅飞离了冥池城,那速度之快不比短距离瞬身慢多少。
    林阳见此情况,也收了雷霆,他的主要对手并不是鹰魔,而是这剩下来的两位,从他于鹰魔开战到现在结束,感知之间都不敢有丝毫分心。
    流山与泯瞿虽然表情冷漠,但从他们二位的眼中也出现过瞬时的惊讶神色,同时也在估量着开战之后的代价…
    眼下冥池城恐怕会在三位圣者的战斗余威下成为废墟,这样的结果不考虑到是不行的。
    这样的话,也就是说,此战,他们不能轻举妄动…
    虽然,他们作为妖族不在乎底下人族的生死,但是这里是冥池城,是那位冥池之王的领地,既然他们来了,多少是要给点面子的。
    还是那句话,冥池城因为他们而受到牵连毁灭了…到时候等那人回来,少不了会找他们算账。
    人族都是这样偏执,不讲道理…
    流山思绪万千,他的想法也有几处不重要的漏洞,不过对眼下的局面影响不大,忽视就好了。
    此时,林阳对上而来的两位妖族圣阶强者,那种隐隐的压力既是对方并没有再次针对他而来,也是能感受得到这两位的恐怖!
    这或许就是…强者之间的共鸣反应。
    也不知道他现在这个实力算不算?呵。
    林阳心中自嘲,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深呼吸后,他便不再多想,先一步占据主动,应该是这样道来…
    林阳抬手抱拳,他至少没明显感知到这两位的敌意。
    “…在下回答先前的问题,此次前来冥池城,是为报仇,顺带救人,仅此而已。”他看向流山说道。
    流山轻微点头,算是回应了,又继而道,“…既如此,那你想必已经做好面对后果时的准备了,魔域规则在内,你必接受天罚!”
    在流山话音落下之后,气氛寂静了片刻,流山见林阳无动于衷,又或是真的早有准备,但话已说出,也就必须实行了。
    “…规则明之,圣阶强者不可大肆屠杀魔域生灵,不过,你既是报仇,所在有理,那天罚就免去,不过,你的行径对冥池造成的损失,还是需要付出对等的代价…你同意吗?”
    林阳听此,这不是在问他,而是在叙述,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然就没有后续了。
    “…如果代价在我可接受范围,我同意你说的。”林阳淡然回道。
    “好,放心,你会接受的!”流山又看向同来的泯瞿,“泯瞿,你有什么想说的?”
    “…你已决定了,就不必问我。”泯瞿回道,他并不乐衷人族事宜纠纷,也没有流山这般故作所为。
    流山点头,“好,那请这位人族客者随我来吧!你放心好了,这是在冥池城,如果这里被毁了,我们也会受罚,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们会偷袭而对你出手。“
    流山说罢,便往前方飞身而去,那个方向是林阳处决的张家位置。
    林阳望去,胡如言与若翎在此时来到他身边,对于她们凝重的神色担忧,林阳只能出言宽慰一句。
    “…放心,如果顺利,事情很快就会解决,我们静观其变。”
    “嗯…”胡如言点头,又顺势而为的贴身接触上林阳的手,她轻握了上去。
    感受着手掌传来的温婉触感,林阳重重呼吸,与胡如言的眼神交汇,回以坚定目光,也收拢了手掌,将那温婉握在掌心。
    三人随着流山与泯瞿而去,来到了魔人张家世族。
    底下的张家魔人看着而来的魔域巡游,纷纷跪下,其中一位替代张元易的主事人站了出来。
    “…巡游大人,还请为张家做主啊,那位贼人灭了我们张家老祖,必须要他以命相偿!”
    随后底下张家魔人附和者,一声声哀声传开,都是想要让那贼人受死伏诛!
    流山神色毫无波动的看着下方人族,听着那些哀求,不过他的心里倒是乐得见到这一幕…
    哈哈,这些人族真有意思,这是幸免于难苟活又要加剧索取更多?
    嗯,他当然要给予支持了,这次是他在理!
    闹吧,继续闹…这样他就更加在理了,哈哈。
    随后,流山的眼神又有些怜悯的看着底下魔人,不过是看好戏的那般戏谑产生的怜悯,啧啧。
    规则是用来约束强者保护弱者的,这点没错,可是身为弱者不看风向情况,跑出来跳脸强者,那就是弱智了……
    嗯,再次确认,这些人族真有意思。
    流山在下一刻施放出圣阶的威严,只一瞬间,下方魔人噤若寒蝉,不敢再发出任何不适的声音。
    “…放心,我已经将闹事者缉拿,现在我会让他给你们作出赔偿!”
    流山收回威压,继而问道,“…你们想要其付出什么代价?”
    话音刚落,底下的魔人张家又起了闹腾。
    “让他死!”
    人群里不知道谁传出来这样的一声,随后这道声音便一浪高过一浪传开,连绵不断。
    “让他死!让他死!让他死……”
    “好!!”流山大喝一声,他的威严又再次压下,让底下的魔人没了声息,此刻,能感受到他幸灾乐祸这般的情绪波动。
    流山接着又道来,“…我听取你们的呼应,现在进行处决之行!”
    随后,流山让开了一条道路,让底下的魔人张家,大开在林阳身前。
    “…人族客者,请吧,去接受你的代价,让他们杀了你!”他如此说来。
    “……”林阳疑惑了。
    他看向神色表露认真且不做假这般故作的流山,甚至还伸出手做请的模样。
    林阳便顺势看向底下的魔人张家…看着他们的叫唤的动作,听着要让自己去死之言…
    “??”
    说真的…这种无脑的话真的能大放厥词?
    他明白流山的行为,就是想让人族上演自相残杀的局面,利用人性加以规则的约束…
    显然明知道他不会束手就擒,明知道底下魔人的嘴脸,故意引导形成此刻这样的局面?!
    底下的这些…真就是上位者的消遣之物……
    那他要接吗?
    怎么不接呢!
    林阳冷眼看下,他缓缓落身到下方魔人张家之中。
    随着林阳的落身,张家魔人声音从开始的叫嚣,慢慢的就减弱了下来,到林阳完全落入院中,这些魔人甚至还被吓得后退到屋房下,闭口不言,如临大敌!
    过了好半晌,张家主事人顶着无形的压力对着天上的魔域巡游发出疑问,“…巡游大人,还请巡游大人亲自出手为我家老祖报仇!”
    流山倒也闲暇的回了一句,这才将他的意思说明白了。
    “你们人族之事,我们妖族不便出手,不过,你们放心,你们尽管出手杀了这人,我绝不会让这人逃离此地!”
    听到这话,这位张家的主事人脸色大变,至此,他哪能不知道将会面临什么事情……
    不该,他不该啊…想起老祖留下的话,他会用命尽量保全张家度过此次危机,如果在“我”死之前,魔域巡游还未前来,那你,等魔域巡游前来后,切记、千万切记不要再多事,直接拂手带过便好……
    那些妖魔…乐得看人族……狗咬狗!
    这一刻,这位张家的主事人直接又再次跪下,已经没了先前叫嚣的模样,对着林阳的身位更是直接磕头,不停的磕头,嘴里嚎啕着那些饶命的话,不停的、不停的…
    他…他怎就一时糊涂,将家族断送了命路?!
    周围的魔人见状,都惨白了脸色,魔域巡游的话他们也听到了,这是让他们自己处理,把人带来只保证不让其逃走?!这…这还是人吗?!
    他们只不过想仗势欺人而已,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自己上啊!!!
    他们的腿脚已经软了,站着太累,还是跪着好点…至少还有机会活命不是?
    胡如言在林阳身旁轻声一言,打断了林阳的思绪。
    “…林阳,我相信你的决定。不管是什么,我、我…都相信。”
    妖族自古化形为人,为理解人性带来的万千体会,人性的复杂,她同样知道,所以,很多妖族都突破不了那种桎梏,无法正果…
    现如今,其中夹杂着魔力侵蚀的影响,以新的规则给出一种道路,但其中人性…终是无法看破。
    对她来说,光是“情”之一字…她就难渡。
    胡如言抿抿嘴唇,就像她说的这样,她想只要这样坚持选择,总会得到一个答案。
    林阳轻微的点头回应,感知力已经笼罩了这片区域,这位不知道什么妖的东西,整出这样的戏段,如果真按照它安排的剧本上演,这…可能吗?、
    不过,剧本再烂,也得演下去,就看谁的台面足…了。
    “你是这里的家主?”林阳问这位先前跳脸的张家主,现在却在一个劲的磕头…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是…是。”张家主身形颤巍回道。
    “…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灭了你们家的老祖?你先别回答,先听我说,我知道你们这些魔人的秉性,欺软怕硬,作恶多端想必已是常态,用死不足惜来说,也不为过…加上你们同样也想要我…死……”
    林阳的语气叙述出来很平缓,但对这些魔人的影响,就像是生命倒计时响起,仿佛在话音落下之后,他们就会在顷刻间被覆手灭杀。
    “…别害怕,别急,我知道你们想活命,但是如果无事发生就这样放了你们,你们肯定会在往后继续出来跳脸,我的意思,你们能听懂吧?”
    “说简单点,你们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那种…而对付这样的人,斩草除根是最佳的办法。”
    听得林阳此话,张家主又继续磕头起来,“饶命…大人饶命,我、我甘愿领死,求你放过张家!”
    “…呵,没意思,我给你们两条路选择,第一条,我请你们来…渡雷劫。”
    林阳手掌密布圣雷之威,瞬时间这片周天雷鸣轰然,随后林阳呼气而出,不再废话,“…第二条,这里有块魔晶,你拿走,此事就此揭过。”
    “……”流山???
    说着,林阳从空间之中拿出一块魔晶,这就是他能接受的代价了,如果对方不接受的话…
    想想,他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应该不会真有人选第一条吧?!
    就算杀了这些魔人…又能怎样呢?
    虽然在雷劫之下,一切都会成灰,看不见那尸山血海的那种场景…
    这些人但凡举刀相迎,他又何必纠结呢?
    林阳给出的这两条路,或许是他不想被这个世界的规则影响了他的自我判断…
    也不用想那么麻烦,就眼下的情况,已经不是杀不杀这些魔人这种做法的决定了…
    而是,流山与林阳两者的无形博弈。
    在天空上的流山见林阳的作为,他在心中稍微起了一些兴趣…
    他还以为林阳会直接灭杀了这些魔人,现在看来这个人族还有点脑子。
    还有,这些魔人也太怂了,算了,怕死也正常,刚才他们这边不就跑了一个吗?
新书推荐: 穿书后,我靠摆烂混成了女主 随军时不屑一顾,改嫁你首长慌啥 现代世界的武道人仙 情韵弦空振万阙 修仙从食道开始 邂逅顶级豪门 走爸临的路,让霸凌者无路可走 煤气罐没用?看好,我只教一次! 平步青云 热血传奇之我们的辉煌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