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禁欲乩伦小说,被公疯狂玩弄的年轻人妻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6月24日 11:33:27阅读:17

【红孩儿】多次出现,但唯独是在积雷山上的时候,曾经动用过武力……当时的【红孩儿】甚至是以压倒性的力量,直接登上了玉玲珑的飞船,一路横推,直到最后短暂地接手了飞船的控制权。


    当时【红孩儿】之所以再一次沉睡,是在抵挡了小虎身上苏醒的【帝辛】的意志所带来的冲击之后。


    ……


    练武场中,面对这【红孩儿】身上所爆发的热浪,南小姐one稍微地认真了起来。


    “开始了哦。”


    只听见【红孩儿】轻笑了声,练武场上便爆发出了一股如同手榴弹炸裂时的火势……南小姐one瞳孔瞬间收缩。


    面前的【少女】已经朴实无华地一拳轰来。


    南小姐one双手交错着挡起,巨大的冲击力却让她双腿不得不滑行了十数米方才稳住了身体……手臂上的衣物已经焚尽,皮肤上更是泛起了一片焦黑,冒着烟。


    这是黑魂之躯只能硬吃的魔法攻击!


    “这火……”南小姐one此时皱眉地看着自己的手臂。


    “听说是叫三味真火的东西。”【红孩儿】此时悬浮在半空之中,双手微微张开,各自抓了一团火球,“好像是我一出生就自带的玩意,这么一看的话,其实我投胎的技术还不错。只不过我是没想明白,为什么牛大广的种能给我这些东西。”


    “不仅仅你想不明白,很多人的童年也没想明白。”南小姐one此时煞有介事地道:“没准是你娘出轨啦!”


    “有些玩笑不能开的哟。”【红孩儿】却眯起了眼睛,手上的两火球直接扔出。


    南小姐one倒是轻松闪过,可紧接着占据了高地的【红孩儿】手中却不断地出现火球——【他】就像是一个炸弹狂人般,双手疯狂地挥舞着,扔出一个个威力巨大的火球。


    名为三味的真火,尚且没有靠近,就隐约有种要灼伤灵魂的趋势……此时的【红孩儿】给南小姐one一种猛的一批的感觉——不过是十几个火球扔下来,特殊制的练武场便已经彻底毁去,就连场地外假设的结界,此时也已经岌岌可危。


    “小楠老师,热身完了,该认真了吧?”


    【红孩儿】此时忽然停下了手来。


    南小姐one这会儿也停下了在地上的闪走,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上去,“感觉作为老师的威严已经荡然无存了……”


    说着,南小姐one右手忽然一挥而出。


    只见她的身后空间,此时电闪雷鸣……空气之中,竟是一瞬间冒出了十几二十款的武器……刀,剑,枪,长戟。


    这些武器,每一款都透露着不凡,竟是精心打造之物……它们每一款,赫然都是一件法法宝!


    十几二十款的法宝,化作了南小姐one此时的【南小姐王之宝藏】——没办法,时间紧迫,镇守【星期八】房间的3号目前也就贪了这么十来二十件的法宝用用。


    但是南小姐相信,随着【辛蝎天王】这个身份存在,自己一定能够在【无限城】之中薅来更多的法宝!


    所以,南小姐对自己的评价是:未来可期!


    【南小姐王之宝藏】也一定会成为真正的宝藏!


    “控这么多法宝,忙得过来吗。”【红孩儿】似有些被惊到了的模样,眨了眨眼道:“小楠老师,你好有钱!”


    “要乖哦!”南小姐one此时眯起了眼睛,随着法宝的完全显现,大有一副舍我其谁的味道。


    只见【红孩儿】此时忽然竖起了手臂,【他】身后那双火之羽猛然张开,伴随而来的,竟是一道道可怕的火焰漩涡——不过刹那之间,【红孩儿】身后便浮出了上百道的火焰漩涡。


    漩涡狠地转动了几下,最终化作了一个个的巨大火球。


    “卧槽?”


    南小姐one呆呆地看着那上百枚可怕的火球,在看看自己身后十来二十款的法宝——这些法宝都是被她星创过的,所以拥有了生命。


    ——妈妈,这个人好可怕!


    ——我要回去,我不要出来!


    ——我是一柄飞剑,莫得感情,但我不是智障,请让我归鞘,愚蠢的主人啊,你为什么要作死。


    “不打了不打了。”南小姐one冷不丁一挥手,那些出来战场的法宝纷纷消失不见,只见她瞬势伸了个懒腰,“再打下去,就成拆家的二哈咯。”


    只见【红孩儿】红孩儿轻笑了声,那上百的火球却二话不说就直接射出。


    南小姐one一动不动,毫无畏惧地迎向这些真火火球——就在火球即将要淹没她的瞬间,诡异的是火球竟然一个个折返。


    这之后,火球化作了一个个红色的光球,缠绕在了【红孩儿】的身边,竟像是一个个雀跃的火之精灵般。


    这一瞬间,南小姐one竟是从这些光球之中,感受到了一股生命的气息。


    这些火焰……拥有生命?


    ……


    那光球又化作火焰,火焰如有生命般,在【红孩儿】的身边,幻化出了一只只火兽的模样。


    南小姐one此时好奇地伸手去摸了摸……烫手。


    “所以…这是你的神通?”南小姐one好奇问道。


    “算是吧。”【红孩儿】耸耸肩道:“反正不是用修为来支撑的,而且我对这种力量的开发度还挺高,随便打个七阶大能只能的,小事一桩。”


    神通不同境界……南小姐one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似乎是【苍蓝】世界里另一种的体系——用开发度来区分强弱的?


    “那你这开发度怎么算的?”


    【红孩儿】想了想道:“这个不好说,我以前也研究过神通的开发度,不过每个神通者的情况都不同……反正,我操控真火,前后一共经历了四个阶段,目前也还在第四阶段之中,下一个阶段就摸不准头脑了。”


    南小姐one眨了眨眼睛道:“所以你真正的战力可以媲美七阶大能……但你只有四阶初级的修为?”


    “是红孩的修为是四阶,不是我。”【红孩儿】淡然道:“我没有修为的。”


    “两者不能共存?”南小姐one想了想道。


    “我只是懒得修炼而已。”【红孩儿】摆摆手道:“再说要修为做什么?没有修为才好,阴人老爽了。”


    好有道理!


    南小姐one突然感觉,如果【红孩儿】真是自己的学生,此时已经可以出师了!


    此时,只见【红孩儿】将火势收起,那场外快要撑破的结界,方才缓缓地平复下来,【红孩儿】忽然道:“其实你说得没错,确实不能再打下去了,不然这个结界一点炸开,估计我老妈还有牛大广马上就会给我招呼上,这可有些难办了。”


    南小姐one不以为然道:“按理说,你神通全开,你父母都不是你的对手吧?”


    【红孩儿】却道:“我娘的扇子,专克我的,还有这座【空中楼阁】,地基之下全部都是极品灵石,下面还有一个阵法,只有牛大广可以开启,目的也是为了给我爱的铁拳。我又不傻,犯不着和他们硬刚,像现在这样,偶尔出来溜达几圈,不也挺好……对了,你刚说的天鹏怎么来着?”


 

    “没什么,我只是把他的手臂给拧下来,顺便打断了几根肋骨而已。”南小姐one耸耸肩道:“谁让他调戏我呢?”


    “说人话?”【红孩儿】眨了眨眼,“你这种没有节操的家伙,还会怕别人调戏哦?”


    南小姐one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眼珠子一转,却是道:“行吧,是他让我做的。”


    “?”


    南小姐one道:“当时他确实在调戏我没有错,但同时也传音和我说了一些事情,并且要求我将他打伤,能有多重伤就有多重伤的那种。我还没见过有这种要求的,我肯定先打他丫的呀……虽然只是演戏,不过那家伙确实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所以最终不管是不是演戏,我都还是会动手的。”


    “喔……天鹏这智障说什么了?”【红孩儿】颇为好奇地问道。


    南小姐one却眯起了眼睛,冷不丁道:“如果我说,我是有主人的,你如果骂我主人的话,就会遭天谴,你信不信?”


    “不信…试试?”


    南小姐one继续诱惑道:“那你现在对着天大骂几句试试?”


    【红孩儿】俨然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熊孩子尿性,此时双手环在了嘴巴上,深呼吸了一口气,便突然大喊道:“小楠老师!我爱你——!!!”


    “真苟!”南小姐one顿时啐了一口。


    “明知道有坑,总不能往下跳吧。”【红孩儿】笑眯眯道:“毕竟,我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小楠老师您的深浅呀!刚刚我突然心血来潮,总感觉真要骂出来了,可能就会跳出来个可怕的家伙,将我锤得妈都不认得呢。”


    “呔!火云能有什么高手!官方也就几个五阶而已!”南小姐one晒然道:“你可是能锤七阶大能的!”


    但她却暗自心惊……【红孩儿】是真的感觉到什么了?


    “很快就不止几个了。”【红孩儿】却忽然摇了摇头:“我娘的宝玉快要升级了……不说这事了,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情?”


    “先说说看。”


    【红孩儿】道:“天鹏这事应该还有后续,你去瞅瞅他,看他怎么说……这智障应该不会无缘无故让你动手伤他。”


    “听你这口吻,你们好像认识?”


    “小时候一起玩过。”【红孩儿】随意道:“老牛的几兄弟里,除了孙明之外,都有后代的,小时候逢年过节串门就会凑一起……不过长大之后,就很少见了。”


    南小姐one却道:“天鹏既然认识你,你让我去找他,就不怕我在他身上打听关于你的事情吗?”


    “咱们明人不说骚话。”【红孩儿】正色道:“小楠老师,和我双修吧!这样彼此都能最直接地了解!”


    只见南小姐one此时忽然叹了口气,神色哀伤,幽幽地道:“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别的男人的……我的身心,都被标记了。你与我之间,最多只能神交而已。”


    【红孩儿】此时眨了眨眼睛道:“小楠老师,如果我们再交往个一千几百年,我可能会因为你这句话,真的去挑战权威?”


    “真苟啊!”


    ……


    ……


    半夜,雾气在地板上蔓延,侵入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方——最终,灰蒙蒙的雾气从一丝缝隙之中,潜入了【空中楼阁】的一处地下室之中。


    这里有着极为浓郁的灵气,更有着一台【平天】集团最先进的治疗舱……天鹏,此时就在这治疗舱之中。


    当南小姐one恢复人身,来到治疗舱的时候,却见那治疗舱之中竟是空无一人。


    “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南小姐one寻声看了过去,只见一道人影,此时站在了暗处,赫然是被她拧断了手臂的鹏魔王的儿子,天鹏。


    天鹏的手臂已经接上了,看起来并没有留下什么伤口——至少外表看起来如此。


    南小姐one此时侧了侧头,直接问道:“为什么要让我将你打伤?”


    只听见天鹏随意道:“很简单,因为我不想进入遗迹探索。只要我受伤了,就能够用受伤作为借口,避免这次的行动。”


    南小姐one愕然地眨了眨眼睛,“……你不想进去?我通说这次遗迹探索,不少的少年帝都蠢蠢欲动……里面机缘无数,你居然不想进去?”


    “你不懂。”天鹏摇了摇头。


    南小姐one是真的不懂。


    “你不懂啊!”天鹏此时脸色忽然变得无比的苍白,竟是浑身哆嗦了一下,直接就蹲在了地上,“……他也来了!他会打死我的!他真的会打死我的!我不要去!说什么都不进去遗迹!”


    什…什么情况??


    怂…怂了?


    说好的妖二代纨绔人设呢!


    南小姐one张了张口,好一会儿才走到了天鹏的跟前,试探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你没事吧?”


    “他太可怕了!那家伙不是人!我不要见到他!”只见天鹏此时竟是直接哭了出来,“可是我能怎么办!我老爸对我期望那么高!把所有的资源都倾斜到我的身上!但是我不想修炼啊!我根本不想争夺年青一代的第一人啊!我不想打架!为什么都要逼我!难道就因为我是妖皇的血脉吗?我只想要自由自在地飞翔,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啊……”


    “那啥,你要不,冷静一下?”南小姐one无可奈何道。


    天鹏此时抬起头来,“对不起,我白天的时候不是故意想要调戏你的,我不过是要牛叔叔生气,教训我一顿而已,不过牛叔叔他脾气真好,居然那样都不动手,欸……你不会生我气的吧?”


    牛大广那是脾气好吗?


    他根本就是见面先怂三分钟好吗!


    “没事……毕竟我也伤了你。”南小姐one摇摇头道。


    只见天鹏此时取出了一块绣花手帕出来,轻轻地擦拭着自己的脸庞,“不过现在好了,你把我打得这么伤,明天我就以伤势太重需要养伤为理由,拒绝这次的探索。”


    她呆呆地看着天鹏,感情【红孩儿】说的没错,这货真是个智障?


    “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天鹏此时怔了怔。


    “没……”南小姐one随意道:“就是觉得你这手帕还挺别致的。”


    “是吗?”天鹏下意识道:“我自己绣的,你要是喜欢,我送给你呀……对了,我可以叫你小楠姐姐吗?”


    卧……了个槽?


    ……


    俩就像是知心的好友似的坐在了一块,天鹏这会儿还捧着绣花手帕,哭哭啼啼。


    “好啦,别哭了,没有人会逼你的……至少我TM的就不知道应该怎么逼你。”南小姐one轻拍着天鹏的肩膀安慰着说道:“对了,你刚才说的那可怕的家伙……是谁?”


    只见天鹏此时直接哆嗦了一下,颤声道:“姬发!”


    “姬…姬什么?”南小姐one心中一怔。


    天鹏又哆嗦了一下,“当代少年帝的第一人,【武天子】姬发!小楠姐姐,你进去遗迹的时候,碰到了他一定要小心啊!”


上一篇:军人的粗大(H)拔不出来/班长把手里的遥控调到最大

下一篇:英语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的软件-征服成熟官太贵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