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火爆(厕所里啊…用力h乱任伦)最新章节列表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6月24日 15:34:37阅读:14

 闻言何俊超的“悲惨”遭遇,大家原本还想同情一下,可也不知道是谁没憋住,直接“噗嗤”一下便笑出声来。


    很快,整个办公室便笑声一片。


    卢薇薇摸着何俊超的脑袋,也是笑出眼泪道:“这美发学徒还真不够意思,怎么能把发型剃成这样呢?”


    “别碰。”何俊超一把拨开卢薇薇的右手,也是将棒球帽重新戴上,不由吐槽说:


    “我就不明白了,这美发行业的风气,是从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顿了顿,何俊超扭过身,大马金刀的看向大家,也是不吐不快道:


    “就我们小区门口,原本有一家美发店,可前几天变成了两家,一家是理发店,另一家……也是理发店。”


    “噗!”听何俊超这么一说,卢薇薇又没忍住,噗嗤的笑笑:“你这不废话吗?是不是废话文学看多了?不是两家美发店,还能是两家烤鸭店?汉堡店?”


    “卢薇薇你别打岔。”原本还想吐槽几句,结果被卢薇薇这么一插嘴,何俊超顿时脑袋空空,不由咦道:


    “诶对了,我刚才说到哪了?”


    “你说你们小区门口,开了两家烤鸭店。”卢薇薇说。


    “对,我家小区门口,开了两家烤鸭……啊呸,是美发店。”


    “噗!”众人闻言,再次憋笑起来。


    何俊超一把推开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卢薇薇你不要站在我身边,我都被你带歪了。”


    “我还不稀罕呢。”卢薇薇转身坐回自己座位,也是拿起桌上的优酸乳享用起来。


    何俊超则是叹息一声,无奈说道:“其实,这么说其实也不太准确,因为我也不能确定,另外那家算不算理发店?”


    “因为严格说,那就是一个……能理发的地方,我甚至都想不起来那家店叫什么?”


    “想不起来很正常,现在理发店撞名的太多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名字,这也不能完全怪你。”卢薇薇喝着优酸乳,也是侃侃而谈道:


    “毕竟,在座的各位,还能记得你们上次理发的店叫什么吗?”


    “不记得,你记得吗?”


    “我也不记得,就感觉是个理发的地方,店面叫什么?还真没注意。”


    “我也不记得。”


    ……


    闻言卢薇薇说辞,大家这才反应过来。


    感觉所有人都很难记住上一次理发的店面叫什么?


    何俊超则是打上一记响指道:“这不就对了嘛?有时候会感觉,这所有开理发店的,似乎就是怕别人记得他们店叫什么似的。”


    “可能在这个行业,名字并不重要,大家都有一个统一的店名。”王警官犹豫两秒,也是淡淡说道:


    “反正店名越看不懂就越贵,还是我经常在小区门口理发的那家店比较实在,叫什么……桂芳美发,剪个头10块钱,好些年都不涨价。”


    “10块钱?”听闻王警官说辞,卢薇薇顿时瞪大眼道:“现在理发还有这种价格?是不是不包洗头的那种?”


    “也不是。”感觉卢薇薇大惊小怪,似乎是没去过这种小店。


    于是王警官侃侃而谈道:“就是那种用肥皂给你洗个头,然后剃头,再用肥皂给你洗个头搞定的那种。”


    “顺便给你刮刮胡子,还掏耳朵的那种,毕竟,肥皂能花多少钱?剪个头也全靠手艺,属于薄利多销,做街坊生意的那种。”


    看了眼何俊超的失败发型,王警官忍不住憋笑着说:“何俊超这种,估计消费不低吧?”


    “可不是吗?还要带预约的那种。”何俊超现在也是郁闷的不行,感觉心情简直糟糕透顶,的确是很“透顶”的那种。


    顾晨闻言,也是好奇问他:“这么高大上?理发还要预约?”


    “差……差不多吧。”何俊超想了想,也是不由分说道:


    “反正上次去理发,我选择的就是那家贵的,进去之后,前台问我有预约吗?我说没有。”


    “他说我可以选一位他们的发型总监,然后他给了我一份名单。”


    “再然后,我就拿着名单,嗯,我看了半天,结果不知道该选谁?因为都是英文。”


    “我说我选择这个……什么什么,嗯,反正就是看不懂,我就很纠结啊,就随便选了一个名字长长的单词,我说这个。”


    顿了顿,何俊超也是拿起桌上空空的保温杯,不由对着吉喆道:“三吉弟弟,给我去倒杯热水。”


    “没问题。”吉喆闻言,赶紧接过何俊超的保温杯,往饮水机方向走去。


    何俊超则是幽幽的叹息:“反正在我印象里,发型总监不是都应该叫什么Tony,Jim吗?”


    “哈哈。”卢薇薇闻言,也是憋笑着问他:“那你上个月理发不是还挺不错吗?我记得只是简单修理了一下边角。”


    “对呀,其实我这次之所以要选择去那家贵的店里,就是因为上次的缘故。”


    “这理个发还得承上启下?”顾晨对此表示不解,感觉何俊超还玩因果联系?


    何俊超则是摆摆手,接过吉喆递来的保温杯,抿上一小口后,说道:


    “其实上个月,从我点了那名发型总监之后,那前台就从头到尾,用一种奇怪的微笑盯着我。”


    “反正我是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在一家理发店里感到自卑。”


    “我更没想到,我自卑都不是因为头发,是因为知识,因为我读不出那名发型总监的英文名。”


    “所以我不明白,现在美发行业的风气,什么时候开始跟互联网公司接轨了?”


    “噗!”喝水的顾晨,听闻何俊超说辞后,也是差点没噎着,不由好奇的问他:


    “何师兄,你去的到底是家什么古怪的美发店啊?怎么还跟互联网公司接轨了?难道说,这家美发店是连锁品牌?”


    “连锁个毛线。”何俊超二郎腿一翘,也是没好气道:“我就这么跟你们说吧,反正更气人的是,这个我叫不出名字的发型师,他在给我理发的时候,给我推荐了一堆项目,让我办卡。”


    “我说不好意思,不了解,没兴趣,然后他就对我说了一堆名词。”


    顿了顿,何俊超也是扳着手指比划起来:“什么……什么颗粒度矩阵点染,去中心化螺旋挑染,赋能灵感烫。”


    “反正除了办卡,我是一个都没听懂他说的这些词。”


    “这每个字我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中文,起不到沟通的作用?”


    “确实。”顾晨认真听何俊超在这介绍名词,但还是听得云里雾里。


    就如这些名词听上去挺高大上的,但是具体落实下去是什么样子?可能这跟开盲盒差不多吧?


    何俊超也是一脸无奈道:“反正那家伙,还吐槽我,说看来你对时尚这块不是很了解啊,还说,我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


    “我不说话吧,就显得很不礼貌,所以我就只能敷衍的回复,什么‘啊’,‘对对对’,又比如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噗!”听闻何俊超说辞,袁莎莎再也绷不住,直接噗嗤一下笑出声道:


    “何师兄,你问理发师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不觉得尴尬呀?”


    “这……这我当时也不想说话呀,但是他非要跟我互动,用那种非常塑料的英语。”何俊超一脸无奈,也是不吐不快道:


    “这每当我脸上露出一点迷茫,他就眉头紧皱,那种看傻子的表情让我特别惭愧。””


    “可我这么无知,我还不办卡,那我也太不思进取了。”


    “反正,这段经历在我心头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所以我就想着,在理发店里丢失的自尊心,我得想办法找回来吧?”


    “所以何师兄办了卡对吗?”顾晨问。


    何俊超默默点头:“没错,就硬着头皮办了一张vip卡。”


    “所以这两天郁闷,就想着换个发型,换个心情,为了挽回我那该死的自尊心,我还专门准备了一下。”


    “可我再去那家美发店时,发现我好像已经没得选择了,因为另一家店,也就是旁边那家店已经倒闭了,所以我只能去那家我办过卡的美发店。”


    “那说明上次理发还可以嘛。”王警官喝着自己的枸杞茶,也是不由笑笑说道。


    何俊超默默点头:“上次还凑合,就是消费有点高,而且还弄得我有点自卑。”


    “所以丢失的自卑,我得重新再找回来,所以当那前台问我有什么需求?我说比较简单,我就是马蹄形分区的边沿层次,有些缺乏立体感。”


    “想让理发师给我调教一下双重基准线,突出一下方形边缘层次的视觉张力。”


    “我问他,你看哪位理发师的flow,更符合我的需求呢?”


    “哈哈,你还真会找事。”卢薇薇大概能清楚,为什么这次是狗啃的一样,合着是何俊超跑去作死了。


    何俊超也是唉声叹气,无奈说道:“反正前台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然后他说,呃……请问你有预约吗?”


    “我说没有,你们都有哪些总监呢?”


    “然后他给我名单,我假装端详了一阵子,我说我要这个,爱勒贝拉。”


    “前台一听就傻了,‘啊’了一声。”


    “我说我就要这个,不方便吗?算了算了,你叫叶卡捷琳娜来吧。”


    “反正,全程我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这就是知识的从容,在这丢失的自尊,我得找回来呀。”


    “然后前台问我确定吗?我说必须确定以及肯定,让她快点。”


    “然……然后呢?”顾晨不由弱弱的问。


    何俊超叹息一声,也是摇头说道:“然后前台扯着嗓子喊,翠芬,来理头。”


    “噗!”


    众人闻言,也是憋笑出声。


    整个办公室,顿时一阵哄笑。


    王警官也是笑出眼泪道:“这个翠芬,听名字,年龄应该不小吧?”


    “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吧。”何俊超说。


    “那也不应该是个学徒啊?最起码也是个干了很多年的理发师吧?”卢薇薇也感觉,能取这种年代感的名字,那基本上是个干了很多年理发行业的阿姨。


    何俊超闻言,则是欲哭无泪道:“要是这样就好了,可惜上手我才知道,是老板的姑姑,过来帮忙煮饭打扫卫生什么的。”


    “当然,也会一些理发的手艺,可一上手我就感觉不对劲,我说剪断一点,然后她就把我剃成了这样,可能他是给老人理发的吧?”


    “哈哈。”看到何俊超现在愁眉苦脸的样子,卢薇薇也是忍不住吐槽说:“那你现在准备怎样?一直戴着帽子吗?”


    “看看能不能补救一下吧。”王警官说。


    何俊超一脸无奈,只能将帽子摘下,指着自己那狗啃似的发型说:“都剃成这样了?还能怎么补救?”


    话音落下,顾晨瞥了眼何俊超发型,说道:“何师兄的右边好像剃多了。”


    “可不是吗?”何俊超将右侧亮在众人面前,也是不由吐槽说:“跟我理发的时候,还在手机跟她老乡聊天,结果聊着聊着,把右侧耳朵这边的头发都给剃没了,还缺了几块,这不完犊子了吗?”


    “哈哈。”王警官见何俊超一脸无语,也是提醒着说:“我知道有一家理发店,是专门剃那种板寸造型的,反正看到一组和二组都有人去那边剃过,效果还不错。”


    顿了顿,王警官走到何俊超身边,左右端详了一番后,又道:“你这就是剃多了,有些缺口,感觉稍微修饰一下,应该问题不大。”


    “真的假的?”见王警官知道哪里可以修补,何俊超顿时忙问道:“老王,你确定我这发型还能修补?”


    “只要不是光头都可以修饰。”王警官想了想,问何俊超:“对了何俊超,你知道芙蓉北路那边,有家卖狗不理包子的店吗?”


    “知道呀。”何俊超说。


    “就隔壁那条巷子进去,有个后街院子,那理发店就在那院子里,你进去就能找到。”


    “要我说,等中午的时候,你干脆直接去那边理发吧,顺便就在那边吃饭得了,那边的理发师,都是时尚造型,专门剃油头的那种。”


    “我看你这发型短的离谱,但是还不至于无法拯救,中午去试试运气吧。”


    “行,也只能这样了。”何俊超的心情原本已经糟糕透顶,可现在感觉还有一丝希望,想想便答应下来。


    ……


 

    ……


    中午。


    何俊超坐着顾晨的车,一起前往王警官所说的那家隐秘理发店。


    坐副驾驶上的卢薇薇,不由扭头看向后排的何俊超道:“何俊超,狗不理包子是正宗的吗?”


    “可能是吧?我也没吃过。”何俊超说。


    卢薇薇想了想,又道:“我们陪你过去,你就请我们吃狗不理包子?万一还不是正宗的怎么办?”


    “那就再请你们吃一碗酸辣粉,那边的酸辣粉味道不错,我吃过,应该附和你卢薇薇的口味。”


    何俊超也是醉了,感觉让这两人陪自己去理发,要求还真够多的。


    明明卢薇薇也是想去剪个刘海,可却把理由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什么陪自己去理发?


    心说打着陪自己过去理发的幌子,就可以白蹭自己一顿饭,这卢薇薇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不错。


    按照王警官告知的地址,卢薇薇首先发现了狗不理包子店,而后才发现了那条小巷。


    顾晨停好车后,大家先是在狗不理包子铺,打包了三份包子,这才一起往巷子里走去。


    此时此刻,大家这才发现,巷子都是由青砖铺成。


    芙蓉北路是一条现代化商业街区。


    可穿过这条古老的巷子,却又来到一处古老建筑群。


    这里的建筑都并不算高,许多建筑的门牌上,还有江南市文物局的注明标识。


    也就是说,许多老屋年代久远,属于文物级别。


    沿着巷子走到尽头,则是一处较为宽敞的空地。


    其他建筑,则是围绕着这片圆形空地展开,中间放着许多藤椅和木桌,上边有茶壶和杯子。


    而在一处墙壁上,则挂着一个挂式篮板,虽然老旧,但是篮网却是新的。


    再往里一瞧,一个老屋内,传来各种年轻人的欢声笑语。


    门口一处木板,挂着一个手写的招牌,就五个字:发艺工作室。


    “应该就是这里吧?”卢薇薇也实在找不到其他店面,于是走到门口一探究竟。


    此时此刻,几名短发年轻男子,都端着饭碗,在那有说有笑。


    见门口有人站着,一名皮肤黝黑的高瘦男子,直接放下碗筷,走过来问:“你们是来理发的?”


    “我……修个刘海,他……”卢薇薇扭头看向戴着棒球帽,有些不好意思的何俊超。


    于是立马将何俊超拉到跟前,将何俊超的棒球帽随手摘下:“看看他这发型,还有没有拯救的可能性?”


    “噗!”看到何俊超那狗啃的发型,皮肤黝黑的高瘦男子,忍不住憋笑出声:“您这是在哪理的发?这理发师可够随心所欲的呀?”


    “哈哈,是个叫翠芬的中年女人给剃的,估计是个学徒,我也是听我同事说,你们这边理短发比较厉害,是这样吗?”


    “那还用说吗?我们这边理油头的不较多,还可以根据顾客的要求,提供一些个性化需求。”高瘦男子说。


    “个性化需求?”顾晨听得有些迷糊,于是忙问高瘦男子:“你说的个性化,具体是指哪些方面?”


    “呐!”闻言顾晨说辞,男子直接将自己的侧头部位亮出,指着自己左耳方向说道:“两侧可以给你弄出许多纹理图案,要什么类型的都有。”


    “我们这边都可以利用电剃刀,给你弄出花来,包你满意。”


    “那……我这样的发型,也可以弄出花来吗?”何俊超也是指了指自己那糟糕的发型说。


    皮肤黝黑的高瘦男子,并没有马上回复何俊超,而是双手夹住何俊超的脑袋,左右观察了一番,这才回道:


    “你这发型,在别人那边,或许没法拯救,但是我这里可以,只需要在发型两侧,踢上一些纹理,起到修饰作用。”


    “然后再帮你把其他地方剃掉一些,弄个新潮的板寸造型,估计以你这种脸型来说,是完全可以办到的。”


    “那……”看了眼顾晨和卢薇薇,何俊超有些犹豫。


    毕竟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也才20岁左右的样子,一脸稚嫩模样,也不知道技术如何?


    毕竟上次被坑之后,何俊超现在对于理发师,并不太信任。


    高瘦男子闻言,只是咧嘴一笑:“那随便你啦,要说这片区域,能帮你把这该死的造型,起死回生的,估计也只有我这里,你自己考虑考虑吧。”


    话音落下,男子直接又坐回小板凳,跟着另外两名年轻小伙,继续享用着简单的午餐。


    卢薇薇碰了碰何俊超肩膀,也是提醒着说:“我说何俊超,有老王推荐,应该是靠谱的,老王总不可能坑你吧?”


    “而且,听说一组和二组,也有几个来这理发,估计是没问题的。”


    “是啊何师兄,你就让他试试吧。”顾晨也是附和着说,毕竟顾晨也不想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


    何俊超再三犹豫之后,也是长叹一声,问高瘦男子:“那你们这里谁来给我理发?”


上一篇:扒开腿揉捏花蒂视频在线(㓜交H娇嫩)最新章节

下一篇:朋友娇妻的滋味中文字幕(灌满 宫交H)最新章节列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