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小雪…别夹_美妇厨房双飞黄诗雅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6月26日 16:17:44阅读:5139

   陈小球一听何香云这话,不禁笑道:“香姨,你这时咋的了?勾引我?”


    陈小球觉得,何香云今天怪怪的,有些不正常。


    谁知,何香云听了他这话,不禁啐了他一口,道:“去你的,就你这样的小身板,姨才看不上呐!”


    “过来,给姨按按颈椎,这两天疼死姨了!”


    何香云揉了揉颈椎,一脸的愁苦。


    陈小球就笑了笑,然后,走到她后面,把手搭上她的后颈,触手柔软嫩滑,感觉十分的舒服 。


    “香姨,你保养的真好!皮肤又白又滑的!”


    陈小球不禁夸奖道。


    何香云听了这话,就咯咯一笑道:“是嘛?少贫嘴,给姨侍弄侍弄,看看能不能治好姨的颈椎!”


    陈小球一听,就说道:“好嘞,我给你按摩按摩!”


    说完,就开始在何香云的雪白后颈上按揉了起来。


    “哎呦,疼……小球,你轻点,姨有点受不了!”


    何香云感觉,陈小球按的不对劲,颈椎疼的要命,眼泪都要出来了。


    谁知,陈小球却说道:“香姨,奇症就要用猛药,这你都不懂?我不给你用点力,随随便便能好嘛?你忍耐些,一会就能好!”


    说完,又继续出力揉搓着何香云后颈里面的穴位。


    然后,渡入真气,疏通她颈部的经络。


    “太疼了,姨真的受不了了,小球,你饶了姨吧?姨求求你了!”


    何香云被陈小球大力揉搓的眼泪流满了脸颊,不停的向他求饶,可陈小球就是不依,颈椎这部位如果不一次性打通他的经络,以后还会复发。


    因此,陈小球一意孤行,完全把何香云当成面团揉,何香云又反抗不了,她感觉,陈小球的手劲太大了,也只得软着身子依他。


    大约揉了二十多分钟,陈小球总算停了手,何香云此时已经香喘吁吁了。


    “香姨,你再动动脖子看看,还疼不疼!”


    陈小球说道。


    何香云不信,连忙扭动脖颈,突然一脸吃惊的笑道:“咦,咋一点都不疼了?小球,你真神了!”


    何香云没想到,痛过之后终于迎来了快乐的感受,就象当初自己破瓜的时候一样的感受。


    “那可不,香姨,你刚才还求我不要给你揉呐!我刚才看了你那副样子,真的有些不忍,想要停手,可一想到,一旦停手,以后你还得受这苦,也就不顾你的感受,继续使劲给你揉!”


    “香姨,你要是觉得我刚才太粗鲁,你……你就打我吧!狠狠的扇我几巴掌!”


    陈小球笑道。


    谁知,何香云听了他这话,却红了脸,娇嗔道:“你把姨当什么人?姨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女人,你治好了姨的颈椎,姨感激你还来不及呐,怎么舍得打你!”


    “你说,你要姨怎么奖励你?你说什么姨都愿意!”


    何香云两只水汪汪的美目直勾勾的盯着陈小球看,期待他的答案。


    谁知,陈小球一听,却打趣她道:“我要姨,姨也给嘛?”


    何香云见他如此说,不禁点了点头,羞涩一笑道:“给!”


    说完,不待陈小球回答,直接把他拉入办公室后面,就开始脱衣服。


    陈小球被她这样的举动吓怕了,连忙帮她穿上衣服,道:“香姨,你干嘛呐?我跟你开玩笑呐,你还当真了!”


    何香云见他不是来真的,不禁打了他一下,娇嗔道:“好啊,你敢戏弄姨,让你戏弄姨!”


 

    一边说,一边追着陈小球直打。


    陈小球被她追的倒在了床上,气喘吁吁的。


    何香云趴在他的上面,吐气如兰道:“小球,你要是现在反悔,姨还可以答应你……”


    陈小球被何香云红唇里散发的香气熏的七荤八素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谁知,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起敲门声。


    “老板,开门!”


    何香云一听,连忙红着脸从陈小球身上下来,然后,理了理头发,去开门。


    见是前台小姐,连忙询问道:“什么事?”


    前台小姐就回答道:“老板,王大发又来了!让你马上去见他!”


    何香云一听王大发来了,整张脸上立刻现出紧张的神情,秀眉也蹙了起来。


    这时,陈小球也过来了。


    “香姨,王大发是谁?”


    何香云就叹了口气,说道:“姨前夫,和他离婚两年了,平时不干正事,就知道赌博,一输了钱,就来找姨要,姨都烦死了!”


    陈小球一听是这么回事,立刻动气道:“原来是这么个人渣,香姨,我帮你解决他!”


    说完,就不管不顾出去了。


    何香云来不及阻止,哎了一声,只得跟着下了楼。


    一见酒楼大厅中央饭桌上坐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大约三十七八岁,留着个寸头,嘴里叼跟烟,跷着二郎腿,一脸悠哉悠哉的朝楼梯看着。


    陈小球就知道,此人必定是王大发。


    “你就是王大发?”


    陈小球不跟他废话,直接寒声质问道。


    “我是,你是什么人?”


    王大发没想到,后面的何香云还没有开口,这眼前的小屁孩倒先说话了,而且语气还很冲,当即心里就不爽起来。


    “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你现在立马滚蛋,要不然,我就打断你的腿!”


    陈小球怒道。


    王大发一听陈小球这句大话,不禁哈哈大笑道:“笑话!我到我老婆这里来,谁敢放个屁,你算什么东西,敢管老子闲事?”


    说完,王大发扔了烟,一屁股也站起来,朝陈小球吼道。


    两只狼烟血红血红的瞪着陈小球,恨不得立刻揍扁他。


    “我就管了,你能怎么滴?”


    陈小球扬着头,趾高气昂的喝道。


    此时,酒楼的客人也都停下了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看,眼里充满了兴趣。


    “麻毕的,你个小杂种敢跟老子横,待会老子再收拾你!”


    说完,王大发又看向何香云,怒喝道:“香云,麻溜点,拿两万块钱给我!”


    何香云见了王大发直发怵,有一次就是没给他,结果被王大发按在办公室沙发上一顿痛打,整个人被他打的鼻青脸肿的,不成样子。


    之后,她再也不敢和王大发耍脾气了,王大发一来,她就立马给钱,有的时候,不光给钱,还得给人。


    王大发心满意足了,这才放过她。


    也正因为如此,王大发才敢肆无忌惮的纠缠她。



上一篇:小三名器H:学长扒开腿揉捏花蒂

下一篇:檀木板下翘臀红痕完整&书房吸乳抑制低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