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变着姿势做哭她让她求饶^全文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7月05日 11:46:09阅读:1666

石头堡,明明跟后世发现的极其相似,可是如何将他定性为楚长城,这一点难度显而易见。


    往上走,石头墙沿着起伏的山势而建,一行人走走停停,一边有说有笑,只有周道和谭云神色凝重。


    周道自然是等待奇迹出现,而谭云则出于职业敏感,越来越觉得这个石头墙蹊跷。


    小张跟在谭云后边,右手拿着一把考古锤,背着一个大袋子,袋子里装着探针、游标尺、记号笔、硫酸纸等各种物什,左手也没闲着,拎着一把考古神器——“洛阳铲”,神气十足。


    然而没走多久,最累的就是他了。


    “谭老师,要不歇歇?”


    谭云征求周道意见,毕竟这次考古经费是电视台出的,谭云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周道也有点累,主要是心累,因为这一次出来他的目的性很强,他需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如果相反,前期的那个“粮食丰收了,农民担心什么”的电视专题给他带来的光环就会消散大半。


    孙广胜正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周道指着前方一个小山岭说:“要不咱再坚持一下?到那个山岭再休息?”


    谭云看看脚下的石头墙,也没什么发现,就点点头。


    前面的路有些崎岖,山上大树、荆棘不时延伸到石头墙上来,行走非常困难。


    魏丽丽穿着裙子,这在城里就是一道风景,而在山里就是被风景撕扯的对象,她此时把话筒塞到何景的背包里,等着周道走上来。


    因为脚下的路比较难走,一行人渐渐拉开了距离,魏丽丽耀眼的黄裙子被荆棘划破了,幸而只是扯到裙摆,但她担心再遇险情,走的非常谨慎。


    这姑娘没有娇滴滴的叫,也算是要强的姑娘了。


    “怎么?有困难?需要帮助吗?”周道走上来。


    “周组长,你明知道这个环境不适合穿裙子上来,却不提醒我,故意的?”


    这也能怨上我?


    不过说真的,这一点还真是考虑不周了。


    我周道深表惭愧。


    “要不,让小武陪你先回去?”


    “周道,你瞧不起谁呢?本姑娘是那种遇到困难就后退的人吗?”


    不后退就行,频繁换采访记者也是不好的。


    周道说:“有困难说一声,你是美女,有特别受保护权。”


    这下魏丽丽嫣然一笑,把手伸出来。


    周道想了想,伸出手拉了一把,就松开了。表情很正经。


    魏丽丽攀上了一个石坎,便若无其事的跟上了。


    倒是周道,攥了攥刚刚放开的那只手,回味着对方细如柔荑的纤手,细密的香汗留在他的指节上,心里面似有所动。


    ……


    “大家休息一下,这里有点心,水,饿了就垫垫。”周道招呼道。


    小张一屁股坐下来,小伙子累得满头大汗。


    “小张,这次带你到一线,你就明白体能的重要性了,以后好好跑跑步,要知道干考古活,体力很重要。”


    谭云现场教导小张。


    的确,一个五十来岁的人,与年轻人相比,攀了这么长时间的山路,显得气定神闲。这不能不说谭云真配得上老考古人的名号。


    这是提醒小张减肥呢。


 

    小张点点头,“谭所,我回去一定加强锻炼。”


    大家简单吃点带上来的食物,何景把摄像机放在一个安全的大石头上,也坐下来吃东西。


    周道有个习惯,出门在外尽量小喝水,这主要是怕不方便上厕所,何景不管这些,咕咕把一旅行壶的水喝了大半。


    天热,水分蒸发快,然而这里已到深山,虽然艳阳高照,但山风很凉,大家很快消去了疲乏。


    周道四下看了,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堡垒,堡垒分内圈外圈,外圈防御,内侧可以驻军,不过因为被荒置两千多年,除了石墙之外,其他的建筑附着物已基本看不到了。


    周道可以肯定,自己已站在了历史的长河中,自己的脚下,就是后世震惊大华国的楚长城!


    不管你知不知道,了不了解,它都在这儿,历经二千多年的风雨,见证无数的朝代,默默的守护着这片山林。


    此后经年,大一统的王朝不把这里当成边境,历次的割据势力,没有把它当成分界线,于是,它就默默的湮没在历史长河中。


    你只能在故纸堆的某个夹缝里,窥视到它的存在。


    ……


    何景喝多了水,给周道说了一声,自己顺着墙体溜了下去。


    要不是因为队伍里有魏丽丽,何景就站在石头墙上开闸放水了。


    这也够为难他的。谁让这家伙喝水如饮驴呢。


    小武吃了一块面包,又想起之前的那个“猪食槽”,他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居然不顾礼貌地问道:“谭所长,我一直想问,那个青铜鼎,你应该出手了吧!”


    老谭转过脸,他从小武的眼神中读出了金钱的渴望,老谭沉声道:“出手了!”


    小武一种终于被证实的放松,但随即又好奇道:“一定不少于这个数吧!”他伸了一把手,意思是50万。


    “小武,你也是我Dang培养的机关工作人员,但你在想什么呢?”


    “……”小武被怼,心想,卖多少我又不能分,你急什么?


    老谭乜了他一眼。


    “那是老祖宗留下的,不是我的,那个鼎现在还在考古所,非展品。”


    说得很明白,这鼎是无偿上交了。而且是考古所的镇所之宝。


    众人吃惊:


    “上交了?”


    “……”


    “那怎么的,我还会拿国宝换钱?”


    小武满脸惭愧,“不好意思,我错了。”


    魏丽丽略微动容。


    小张激动道:“谭老师,这个鼎真的在所里?回去可不可以让我见识一下?”


    “考古所的东西,考古人都是可以研究的,回去我帮你办一下手续,你就可以研究了。”


    小张:“太谢谢谭老师了,我这次出来的值了!”


    ……


    “老谭人真不错”周道心说,那个年代,人心还没被金钱污染,像老谭这代人,纯粹的搞研究,根本不敢中饱私囊。


    一个战国时代的青铜鼎,价值连城,在那个时代可以说是天文数字。


    但老谭选择上交国家,分文不取。


    有没有私心?


    有!谁没有,这是说谎。


    然而还是要选择归公。


    如果要找原因,周道宁愿相信……虽然宛都没有朝阳大妈,但那么大个物件,想不被人看见都难,没有不透风的墙。


    当然,那个时代你就是拿着这个宝贝,也找不到渠道出手。


    ……有老谭这么高尚的考古人在,周道反复思量,这重生就倒卖文物的事,咱就别掺乎了,重生人也可以提前发掘文化遗产,将能力用在保护文物上。



上一篇:2022最好看(小婊孑袂我揉的高潮喷水)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大炕偷着弄嗯啊 女侠屈辱卧底献身强奷系列小说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