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揉搓她的双乳*厨房撞击岳大屁股玉梅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7月19日 10:18:15阅读:2849

神界西阁乃是承德帝君住所。

西阁府地灵脉充沛,后山处有块宝地,集天地之精华,万物之灵气,又有颇多灵药灵果,乃是绝佳炼药之地。

此地专门派药童看守,时常有人能在灵树下看见一只通体雪白的狼崽。

那并不是普通的白狼,也不是承德帝君的神兽,而是啸月天狼族的二公主,名唤怜妁。

曾在七万年前,还是神将的啸月天狼皇,救过承德帝君一命。

三百年前,承德帝君将五百岁还未能化成人身小公主带回西阁。

自此,怜妁在西阁长住,后山那块风水宝地就是她的地盘。

申时,在后山晒太阳的狼崽被早已化成人形的弟弟吵醒了:“姐姐,朗月来看你啦!”

他很期待姐姐化成人形的那一天。

怜妁是能听懂的。

但可惜,她没法开口正常交流。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只开了灵智的幼兽。

她看向朗月身后,本该一起来的娘亲和阿姐却没有来。

她伸出肉乎乎的爪子,拍了拍朗月旁边的位置。

感知到姐姐的情绪,朗月用小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娘亲陪长姐去幽冥谷了哦。”

幽冥山有个规矩,满五千岁后,在月圆夜得闭关修炼。

谷内灵力充沛,月圆夜修炼的效果更佳。

大公主云栖如今已五千岁,还是第一次进幽冥谷,需要指导才能正确吸收谷内灵气。

怜妁用爪子挠了挠鼻子。她看着比自己早化形的弟弟,苦恼的把身后刨出来的土填回去。

她也得争点气赶紧化形才是。

不远处的灵树下坐着两个执着棋子的人,看似在下棋,实则在聊与棋局之外的事情。

每一只啸月天狼在五百岁都会化形成人,当然也有天赋异禀型的选手,朗月就是三百岁化形。

说起来朗月并非家中老小,而是排行老二。

怜妁和朗月是龙凤胎,朗月先她一步出生,大概是在娘胎里就被哥哥霸占了营养,刚出生的怜妁气息微弱,身形瘦小,当时的承德帝君曾断言,小公主不一定能活下来。

好在怜妁是个争气的,狼皇便让先出生的哥哥当弟弟,生怕这个当哥哥的欺负妹妹。

当弟弟就只有被姐姐们欺负的份儿。

青衣男子手执黑棋,眼睛虽然盯在棋局上,但是心早就飞到了一双儿女身上。

幽冥山事务繁忙,夫妻俩是得了空就会来西阁看女儿。

这次实在是事出有因,只能他带着儿子来。

“难得来一趟,还不快去陪陪她。”承德帝君看向远处刨土的小狼,把手里的白棋丢回琉璃碗里。

果然,听了这话,狼皇也把手里的黑棋一丢,举止优雅地朝老者行了个礼,直接闪身到两个孩子身边去了。

承德帝君摸了摸唇边的白色胡须,蓦地笑了一声。

袖子一挥,他人已经到了狼皇身边。

四海之内皆传狼皇振隐铁面冷心,数万年前带领五万神兵踏平北离骸山,不可谓是不威风。

谁能想到这样一位杀伐决断的狼皇,正抱着未化形的幼女,哼着幽冥山的老歌谣哄孩子开心呢?

“妁儿怎么还是狼身?”按理来说这里灵力充沛,三百年了,怎么都该化形了。

振隐狐疑地看了一眼这灵力充沛的地方。

承德帝君笑着把狼崽抱到自己怀里,把她放在药谷的方向:“娃娃,去药谷挑一株忘忧草来。”

怜妁还挺喜欢去药谷采药的。

谷里的珍稀草药、树木,花卉种类繁多,都是能入药、炼丹的。

这三百年来除了未化形外,她认识了不少草木灵药,在制药炼丹上帮了承德帝君不少忙。

甩了甩脑袋,怜妁一溜烟冲进了药谷。

身后的朗月是想跟着的,但门口有禁制,还有两只喷火赤鸟看守。

没有手令擅闯者,是会被赤鸟烧黑的。

怜妁不同,她在西阁住了三百年,承德帝君又免了她进入药谷的手令,她对这儿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

除了西阁禁地,没有她进不去的地方。

各种珍稀草药闪着光,怜妁一眼就看见了那株忘忧草,唰地冲上去叼着出了药谷。

后山除了药谷不能进,别的地方还是能随意走动的。朗月也是贪玩的性子,没等一会儿跑去别处玩了。

承德帝君刚一挥袖,才招了片云过来准备坐下,谁知道小娃娃已经把草药扔在自己脚下了。

她抬起幽蓝色的眸子看着自己,又用鼻子把草药往跟前拱了拱。

承德帝君忍着笑意,奖励似的摸了摸怜妁毛绒绒的脑袋:“看看我这小徒弟,还不错吧?”

他招了招手,那株忘忧草被药童拿去了炼药坊。

狼皇面无表情地把自家闺女抱起来,纠正道:“我可没说让妁儿拜你为师。”

承德帝君一共收了九个徒弟,一千年前还收了帝女素若为关门弟子。

这帝君老儿三十万岁了,也算是神界的高龄神仙。

医术高明不说,制药炼丹也是一绝。

可惜,九个弟子都是冲着他的学问来拜师的。

“本座一身本事,让小娃娃跟着我,我教她医术便是,炼丹也可以。”承德帝君干巴巴地笑着。

他想让弟子们继承衣钵,几十万年后可以安心消散在这一方土地,只可惜九个弟子没有一个可以胜任。

这才把主意打在了怜妁身上。

她是啸月天狼,神兽化形后的她,嗅觉也是很灵敏的,又加上她在后山待了几百年,对这些草药耳熟能详,实在是不二人选。

狼皇轻“呵”一声,抱着闺女离这小老儿远了点。

怜妁看热闹不嫌事大,在爹爹怀里长啸一声,似是在附和。

承德帝君:?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在哪里!

狼皇:想拐走我闺女当药童?门都没有!

鱼岚在日薄西山时,终于等到了自家主子,幽冥山还有一堆事务需要狼皇裁决。

承德帝君自然地把小狼崽抱到怀里开始赶人:“行了,奶娃娃就交给我吧。”

怜妁嗷呜叫了一声,幼兽的声音软软的,听起来像是不想离开亲人的怀抱。

狼皇不情不愿地把闺女给了承德帝君。

“麻烦承德帝君照顾我家小公主了。”鱼岚假装没看见自家主子铁青的脸色,他干巴巴地招呼着随侍把睡着的小殿下先带回山。

为了下一次早点过来看闺女,狼皇只得跟着鱼岚离开神界回了幽冥山。



上一篇:被闺蜜的男人cao翻了求饶(乱文性奴)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咬住花蒂猛吸高潮|他狠狠捣弄她的紧致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