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 好爽⋯快点深一点:纯欲校园各种play高H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8月13日 17:58:51阅读:200

测灵会当天,烈日当空,暑气逼人。

京城适龄的贵族子弟围坐在石砌的圆台之下,沈如月戴着面具,明明是酷暑,却不见她有任何疲态,一双眼眸依旧平静如水,面容干净清爽,着一身淡绿色的长裙,静坐在木椅上。如夏日里的碧莲,让人看了便觉清爽。

一位黄衣少年凑到旁边的同伴耳旁,

“那是谁家的小姐,长的如此好看”

“是沈府家的嫡女,名叫沈如月”

“京城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位妙人儿?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啊,可惜,可惜啊。”

黄衣少年的同伴却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 “可惜?可惜什么?

另一玄衣男子也凑进来

“你来京城没几年当然不知道,这沈如月平时深居简出,其实揭开面具就是丑女一个……”

话音刚落,人群中便传出来一阵喧闹,原来的徐风的哥哥带着沈府的弟子进场了。

徐风身着暗灰蓝色冰蚕锦织锦蟒,腰间系着暗深红色几何纹腰带,一双斜长的桃花眼,身姿如松,不紧不慢的走在徐易杰身后。

那黄衣少年看向徐风问道

“这又是谁?”

“那是徐风,他竟然和沈如月在一个场次,这下又好戏看咯”玄衣男子幸灾乐祸的说道,见少年一脸疑惑,玄衣男子解释道

“那沈如月和徐风幼时便定亲了,可惜十岁时女方中毒毁容,男方探病时看见了女方的脸,吓的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沈府,还因此卧病在榻好几天下不来床,徐父于是亲自登门退亲,一时间沈府那是颜面扫地,沦为了全京城的笑柄啊。”

“不过,沈府有个威震边疆的好儿子,帮燕国收复了城池十二座,沈府又成了皇帝这边的红人,近年来也没人敢说什么闲话了”

“就算沈府有个当将军的凡界儿子又如何,要知道,那徐风的哥哥可是刚成为玄界的宗门弟子,这两个人的地位,可谓是天差地别啊。”玄衣男子的同伴不屑的说到。

玄衣男子点了点头

徐风没听见周围的谈话声,抬眼时看见静坐在雕花椅子上沈如月,眼底不觉闪过一丝惊艳。

一刻钟过后,灵根测试正式开始,徐风却总忍不住往沈如月坐着的地方望,心中莫名的异样怎么也压不住。

“二十六号,徐风”台上传来仙师的喊声,徐易杰望着弟弟笑了笑,用手拍拍他肩膀,抚慰道

“不用紧张,无论有或没有灵根皆是缘分”

徐风点了点头,朝台上走去。一名贵族弟子朝他的朋友说到

“话说徐易杰是二阶地灵根,徐风做为他的弟弟天赋应该也不差吧?”

“这谁说的定呢?在凡界有灵根便是天赐的仙缘了,徐家已经用了一名仙宗弟子,若是徐风也有了灵根,这徐府地位怕是要更上一层楼了”

台上,徐风将手放在测灵球上,球内漫漫聚起淡黄色的灵气。

“二十六号,徐风,三阶地灵根”仙师看向徐风,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你可以直接进入内门了”

台下瞬间爆发出剧烈的讨论声。徐风听见测验结果,眼中闪过惊喜。下台后不少贵族涌向徐风贺喜,徐风边应付着,边通过人潮的间隙找沈如月,她仍然坐在椅子上,眼中仍旧是处变不惊的淡然。

徐风心中无端的升起几分失落来。

“幸亏徐风和沈如月退婚了,要不然徐风还得和一个废人结亲,耽误仙缘啊”玄服少年的同伴抬高声音朝沈如月的方向说道。

徐风听见怔了一下。

“人家沈小姐还没测呢,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玄服少年阴阳怪气回道,他好似在帮沈如月说话,可脸上的嘲笑却表示他认同少年的话。

而徐风却沉默着

反倒是一名粉衣少女替沈如月说了句“阿谀奉承,趋炎附势的无耻小人,tui,不要脸。”

沈如月淡淡笑了声,霎那间好似昙花绽放,粉衣少女见了,脸红了红,走到沈如月身边

“你别听他们瞎说,我相信你,而且就算没有灵根有如何,你沈家护了燕国这么久,那个家族比得上,那几个人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沈如月听了更觉少女可爱便朝粉衣女子俏皮的眨了一下右眼,这下粉衣女子从脖子到耳朵都现出红来。晕乎乎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

“三十二号,沈如月”

沈如月将手放到测灵球上,测灵球先是没有反应,而后凝聚起一丝丝淡紫色的灵气,这灵气十分微弱,时隐时现,过了一会儿紫气犹犹豫豫的又从紫色变成了红色,而后红色越发明显,直至充满了整个灵球。

紫气的出现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除了在树上看休息的男子,男子眉头一皱,喃喃到“天灵根?不对,怎么又变成一阶地灵根了?”

男子腰间的令牌闪了闪,宗门来令,男子看了沈如月一眼,消失了,男子的出现和突然的消失,台上实力最强的仙师竟一丝都没发 “三十二号,沈如月,一阶地灵根。”

而之前嘲讽沈如月的两名男子皆是一言不发,脸色难看,无论如何,沈如月都有了灵根,他们是不敢招惹了。

这次测灵会总参加人数两千三十五人,而有灵根者不过七人而已。


上一篇:翁公好大在厨房进出 扒开胸罩疯狂揉搓奶头

下一篇:写得很细的开车秒湿 公主被大臣们玩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