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肥臀哀嚎潮喷娇吟|沦陷的娇妻迎合呻吟抬起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8月15日 08:57:06阅读:33

追月睁开眼,入目是发黑发黄的房梁,又到新世界了啊!

她原本是蓝星夏国特种尖峰小队的队长,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灵魂消散前看着队友一个个死去,心有不甘,被一个名为666的极品系统捕捉到进行灵魂绑定。

追月答应系统至少做一百个评价都是满意的任务,让666系统在快穿局优秀系统评比中获得前十的名次,以换取她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拯救战友。

想到能营救战友们,追月就干劲儿满满,环顾四周,墙四周糊满了报纸,窗户是老旧的木头长方格子形窗户,木头上刷的是绿漆,有的地方掉了漆,露出了发黑的木头,玻璃窗上贴着窗花,窗花也落了色。

追月睡得床硬邦邦的,坐起身一看,嗯,不是床,是土炕,抬头就见不远处的墙上挂着挂在一本老旧的万年历,时间是1973年6月7日。

她脚底下躺着个熟睡的小男孩,大约有五六岁的样子。

追月往窗外看看,应该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日头明晃晃的,还怪晒人的,照的土墙泛着黄光,院子里没有人,院门关着,确定暂时不会有人来打搅她,追月让666系统把剧情传了过来。

原身是个小老太太,五十八岁,性子好强,嘴巴刻薄,育有三子一女,最疼爱大孙子和小闺女。

老伴在原身四十一那年就去了,但原身没有改嫁,独自咬牙养大了膝下三儿一女,三个男娃已经娶妻生子。

老大两口子和老二两口子在生产队里干活挣工分,他们两家的孩子都大了,在镇上读书。

老三两口子条件稍稍好些,一个在镇上钢铁厂上班,一个在棉纺厂,两人的孩子年纪还小,就送回家里让原身带,睡炕头的那娃就是。

小闺女和上面三个哥哥年龄隔的有些大,还没结婚,在镇子上的百货商场做售货员,工作体面,不愁对象人选,正在和镇子上一个小伙子接触,如果合得来,就会定下亲事。

原身一家本来和和美美的,但大孙子何正阳突然喜欢上了一个女知青,如果这女知青人品可以,原身睁只眼闭只眼就同意了。

偏这女知青好吃懒做,不想着怎么挣工分,光想着从男人身上捞东西,原身就瞧见过不止一个小伙子给那姑娘送吃的。

原身和大儿两口子都不乐意,说也说了,骂也骂了,但大孙子脑子就像是坏掉了,照旧偷偷拿家里的东西补贴那知青。

最严重的就是这次,何正阳把原身给小闺女准备的嫁妆钱还有原身的棺材本都偷走了,原身气得吃不下饭,当下就去知青所门口大吵大闹,逼得高小甜不得不把钱退回了一部分。

为啥只有一部分?

因为高小甜拿到钱,就去城里又买点心,又是买衣服的,已经没办法凑齐钱还原身了。

原身为此被气病了都,最终,在大队长和村支书的见证下,高小甜写下了欠条,原身得到心里安慰,病情才慢慢好转。

就这,高小甜还指着何正阳的鼻子骂他不是男人,给出去的东西让奶奶往回要,让她在村里人面前丢了大脸,还放话,以后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一家。

九年后,何家人一个接着一个出了意外,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原身在大儿子出意外死去后,就气得中风瘫在了床上。

高小甜和他男人发达了,回到村里打着关爱老人的名义把村里上了年龄的老人都接到城里去检查身体,如果检查出毛病,还说会帮忙出钱治病。

村长一看还有这好事,就喜滋滋答应了,还派了三四个小伙子一起陪着去,原身的小儿子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没人知道,这就是高小甜为了整治当初让她丢大脸的老婆子设的局。

高小甜表现的很亲和,把原身的三儿支出去,设计了车祸,因为救治不及时,原身的三儿死了,当时监控没普及,没查出啥结果来。

之后,高小甜和她男人每天在原身的病床前你一言我一语,给原身讲她家里人一个个是如何没的,才只过了一个多月,原身就被气死了。

村里其他老人的病因为高小甜和她男人出钱都治好了,即便有人觉得老何家出事太巧合,也没人提出来触高小甜的霉头。

原身的愿望是:保护好家人,不让高小甜和她男人成功,这种人太可怕了,不得势还好,一得势就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至于大孙子,如果追月能调教好就尽量调教,实在不行,她不打算要了。

调教大孙子?没问题,追月调教人最在行了。

666系统把追月投放到原身身体内的时间点刚刚好,就在何正阳偷钱的前一刻,臭小子就是趁着原身中暑熟睡作案的。

嗯,没错,就是这么牛批,只要委托者和系统签订灵魂契约,系统会根据当前世界的法则承受度把宿主送进最有利于做任务的时间点。

当务之急,追月要先把棺材本和闺女的嫁妆钱藏起来,

追月下炕拿了钥匙,打开炕头的柜子,扒拉开上面一层又一层的衣服和织的布,最下面有一个小木盒,打开木盒上的小锁,露出了装在里面的钱,有三卷大团结,也不知老太太从哪儿弄了的皮筋儿,扎的还怪结实的。

追月想了想,抱起木盒子出了屋门,拿了铁锹进猪圈里刨了个老大的坑,把盒子埋到了地底下,把土踩实后,追月才出了猪圈,因为这,闹得那两头猪一直在旁边哼哼唧唧的。

幸好这时候家里人都下地干活去了,没有吵到其他人。

追月刚出猪圈,就听到了大门外邻居大爷的说话声,“正阳,你不是在地里干活吗?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何正阳压低声音道:“我奶上午中暑了,我不放心,回来看看她有没有好点。”

大爷笑呵呵夸道:“正阳可真是个懂事孝顺的好孩子。”

追月趁着两人在门外说话的功夫回了屋子,躺床上继续装睡。


上一篇:嗯…你好多水高H:他的性器还埋在她体内 h

下一篇:课上同桌用手帮我高潮h*被强迫用嘴满足他总裁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