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好看(他的舌头弄得我好爽好湿)全章节阅读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9月30日 15:20:43阅读:127

夏日虫鸣与闷热,扰的炕上人烦躁皱眉,拱了拱盖着的薄被。

身子不可避免的触碰到躺在边上的人,炙热的温度让她恍惚了下。

幽幽睁开眼,晕乎乎看着雪白又陌生的屋顶。

她花了大价钱装的星空顶呢?

苏宜佳半梦半醒坐起身,眼角余光看到身边竟躺了个男人。

略微有些长的头发盖在额前,半遮着男人过于锋利的剑眉,却未能隐藏住眉眼间蕴藏着英气与冷漠。

轻抿着的薄唇更是像在表达此时的不悦,有股让人不敢直视的阴冷。

男人?睡在一起?

她单身了二十四年,这是终于要开荤了?

苏宜佳兴奋的咽了咽口水。

虽然是在做梦,但她不挑的。

谁让天天忙着做实验的她,别说谈恋爱了,就连看个飘香四溢的小说,都要硬从本就不多的睡眠时间里挤。

苏宜佳伸手戳了戳男人的脸,看着他眼里的冷冽变成噬人的利箭,吓的身子哆嗦了下。

随即嫌弃的嘁了声。

“什么破梦!难得有个男人,还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真是白瞎了这张脸。”她掐着男人下巴,轻轻晃了下。

男人挺翘的鼻梁像勾子似的,撩的她心痒难耐。

突然轻笑了声,苏宜佳翻身,一屁股坐在男人腰上。

“瞪什么瞪?在我的梦里,就要乖乖听我的话!”

如羊脂白玉的手指,轻轻勾勒着他的侧脸。

在那凸起的喉结处停留,打了个圈圈,才恋恋不舍的继续往下游走。

坚毅硬挺的胸膛,让她满意地翘了翘唇角。

缓缓俯身,在对方薄凉的唇上印下一吻。

看着那放大了两圈的瞳孔里,闪烁着吃人的凶光,她得意的轻笑。

“大狗狗,放心,你长得这么帅,我肯定不会嘴下留情的。”

话音未落,门砰的声被人一脚踹开。

苏宜佳皱着眉,冷眼看着挤在门口,吃惊到嘴巴张得老大的四人。

这什么鬼梦!

帅哥不是她喜欢的性格也就罢了,竟还有人来抓奸?

“好哇,你个下贱的小蹄子!老娘花钱把你娶进门,是让你跟我儿子好好过日子的,你竟然勾引我家老大!你说你怎么这么贱,放着四肢健全的男人不要,竟然没脸没皮的去碰个全身都瘫了的废物!”

她面目狰狞的咒骂。

跟在她身后的三人,纷纷露出鄙夷的神色。

尤其是她身边站着的青年,更是气到脸都涨红了。

那微微颤抖的身子,透露出他此刻的愤怒。

“姐,你怎么能这么对铭晨哥?”紧贴着青年的姑娘小小声指责。

铭晨?

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苏宜佳舔了舔小虎牙,突然想起前两天看的一本三观稀碎、飘香肆意的年代文。

里面女主前期的垫脚石男主,好像就叫秦铭晨。

她之所以还记得这小说,主要是里面提到了几次的炮灰女配,跟她同名同姓实在膈应。

所以她现在不是做梦,而是穿书了?

苏宜佳的视线在他们四人身上扫了扫,努力回想着那总共也没有几万字的前期情节。

这个叫秦铭晨的男人,是原主亲妹妹的初恋。

他和他妈为了拿到同父异母大哥的财产,与苏心月合谋骗原主去和他相亲。

又在结婚摆酒当天,设计让原主睡在秦凯泽屋里,再被秦家人逮个正着。

木已成舟,原主只好与因公受伤,全身瘫痪的秦凯泽领了结婚证。

因为这不光彩的开端,原主从此在秦家成为了受尽欺辱的小媳妇。

天天被辱骂不守妇道,还要伺候秦家四口人的起居饮食。

他们还以怕原主出去给秦凯泽戴绿帽子为由,不准原主再走出秦家半步。

原本秦凯泽因为厌恶秦家这三人,早就跟受外公所托,照顾他的领导打好招呼。

以后他真出了事,无论他妈给他留下的遗产,还是他外公外婆给他准备的东西。

包括他每月的津贴,还有抚恤金,秦家人都没有使用权,更没有继承权。

但从没想过结婚的秦凯泽,却被秦家人钻空子,安排了个名正言顺的妻子。

而他的领导、外公外婆也正中了秦家的人下怀。

为了给他留住这个妻子,他们一点点把那些钱和宝贝交给原主,让她拥有了自由支配的权利。

可原主脑子实在是不好使,被算计成这样还傻傻的觉得,是她对不起秦铭晨。

每次被骂就把秦凯泽的钱都拿出来,贴补给这人渣。

直到秦凯泽外公外婆死后,那泼天的财富全都落到她手上,她转身就把这些钱和东西都交给了秦铭晨。

彻底没有利用价值的原主,在患上个小小的感冒后,被秦家人拖着不给看病、不给吃药。

没两个月就死在秦凯泽身边。

而在她死后的三个月,秦凯泽也因为没有人尽心尽力照顾,跟着一起去了。

至于后文则全是秦铭晨怎么把钱和宝贝,送给原主的亲妹妹哄她开心。

原主的亲妹妹又是怎么被各种优质男人追求、抢夺。

心甘情愿成为她的垫脚石,将她送上首富的香气四溢之路。

至于这个秦家早在文初的几万字,就被她的第二个男人整到覆灭了。

“啧啧啧,小可怜,你看你现在这么惨,若没有我的话,怎么从这些豺狼虎豹的算计中逃脱呢?”苏宜佳俯身,贴在秦凯泽的耳边得意的轻笑。

末了,还咬了口他的耳垂。

虽然秦凯泽伤到全身上下都不能动弹,但耳朵和脸还是迅速泛起层红绯。

对于这大狼狗的纯情,苏宜佳还是很满意的。

就是不知道其他地方,反应是不是也能这么灵敏。

她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如振翅的蝶翼遮住了眼眸里,那不怀好意的光亮。

可躺在她屁股底下的秦凯泽,却看的一清二楚。

这让他虚弱的呼吸,都变得强劲了几分。

“乖点,别气了!我说了会对你负责。”苏宜佳伸手勾了勾他下巴上的软肉,像逗弄只猫咪似的。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是当我们死了吗?”秦母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似柔柔弱弱的苏宜佳,竟然敢当着他们的面这么放肆。

那个苏心月不是说她姐姐性格温顺,最是逆来顺受吗?

难不成她以为把她这么个刺头嫁进秦家,就能帮着她嫁给铭晨?


上一篇:极度放荡的艳妇小说/强奷漂亮岳的肉欲小说免费阅读

下一篇:丰满圆润饱满胸@第一次挺进小婷的身体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