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圆润饱满胸@第一次挺进小婷的身体娇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9月30日 15:22:24阅读:147

卜束渫环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比她那好多了。“多谢公子。”

千斟溪颔首,转身离去。

卜束渫关上门舒了口气,走到床沿坐下,开始解衣,看着里衣外绑的八卦图和口袋里的三枚五铢钱,满足的笑了。

“唔,还好,都在。”

卜束渫扔出五铢钱,过了好一会儿,低喃道“履霜,坚冰至。”

“只是……变爻啊…”

……

次日千斟溪在院里练剑直至辰时,收拾一番后便去客房寻卜束渫一起吃早餐,毕竟庄里没有下人。

千斟溪到时就见卜束渫在院里喝茶,心里疑惑她哪儿来的茶叶和热水?嘴上却道“卜姑娘,随我去酒楼吃饭吧,庄里没有下人做饭。”

卜束渫站起来打了个招呼“好啊!”

吃饱喝足后千斟溪问“你有何办法帮我转运?”

“转运……暂时没有办法”眼见千斟溪面色不善急忙道“不过我会卜卦,能趋福避祸。”

千斟溪面沉如墨,卜卦有何用,在她卜卦的时候,他早就倒霉过了。

“我这里不留闲人。”换言之你没用,该走了。

“诶?你看啊,我帮你避祸,你不就不倒霉了吗。”明明很好啊。

“我找人算过,躲不了,只能化解。”其实能不能化他也不知道。

“这样啊”卜束渫颓丧,复又春暖花开“那洗衣做饭我也会,反正你庄里现在也没有下人,做什么都得公子你自己动手,多麻烦啊,你可以交给我,保证妥妥的。”卜束渫拍拍胸脯。

“不必。”千斟溪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啊?”哎,看来我只能使出必杀技了,不然人生地不熟的,还身无分文,怎么活下去啊。

“行吧!”卜束渫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从袖里掏出五铢钱,递给千斟溪,“呐,这是我家祖传宝贝,有灵气了,借你戴戴,跟你说,我自从接管了这五铢钱就没倒霉过。”

“真的?”千斟溪接过来仔细查看,很古老的钱币,应该值点钱,想了想“行吧。”

“小二,结账。”因为怕下楼梯时摔下去,千斟溪都是在一楼吃饭的。

回到庄子便看见藏稼在门外等着,千斟溪便对卜束渫道“你先回房。”

待卜束渫走后,藏稼禀报“爷,没有。”

“范围。”

“八丈。”

千斟溪颔首。“去查查卜束渫。”

“是。”

而此时的卜束渫颓丧地趴在床上,“哎,我的五铢钱啊,就没了!”只能用普通铜钱代替了,但是她其实只算个半吊子,没了五铢钱就算不太准。

再算一卦。卜束渫从床上爬起。

用刚才买菜剩的铜钱卜了一卦,待算好后大惊失色,“完了完了完了,真的变了,没救了。”心里默默为公子点了根蜡。

“怎么回事?从昨晚到现在还不到一天。难道是因为我?不对不对,怎么可能是我呢,肯定是他自己得罪了人,人想害他。”想到此,松了口气,是他命中注定。不过,他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还是多注意些吧。

……

“蟹酿橙,山海兜,酥琼叶,傍林鲜。齐了,吃吧。”说罢卜束渫自顾自坐下吃饭,见千斟溪没动,“怎么,你不能吃这些吗?”

不是不能吃,是等着你给我布菜,没想到她压根就没这觉悟。“你…没有人教你餐桌礼仪吗?”

“哦,我本来是有的,后来没了。”卜束渫随口说道。

千斟溪心里有些难受,“对不起。”他虽然倒霉,但是有疼爱他的父皇和母后,还有皇兄皇姐皇妹,以及忠心的下属。

“没关系,跟你不搭边。”卜束渫满不在意的摆摆手。

一时无言。

饭后,卜束渫又端来一盘蓬糕,“尝尝。”

“不错。”

“以后都由你来做我的饭食了。”还没查清她是何人,正好给她个机会。

“好”卜束渫一口应下。

……

“进展”

“爷,咱已经将西河边翻遍了,没有,还有卜姑娘,来历不明,卜姑娘面相是天念人,但据我们查到的线索,猜测她可能是境外来的。”

“嗯,过几日薛妃就要生产了,准备准备我们回去。”

“是。”

薛妃是罪臣之女,但罪不及出嫁女,本来皇帝是不再宠幸她,只是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段让皇帝对她的态度渐渐回暖。这又怀了龙子,也不知她是否有什么谋划。

说来她也惨,本来有喜欢的人,偏生被父亲送给皇帝以巩固大权。

千斟溪去客房寻卜束渫告知她他要回京,让她收拾好东西。

现在千斟溪放下些戒备,因为自他佩戴五铢钱后就没再倒霉,她也没什么特殊举动,况且,她做的饭是真的好吃。

卜束渫听到要去京都十分高兴,一柱香就收拾好所有东西,只等藏稼把马车赶来。

千斟溪和藏稼见到卜束渫时嘴角抽了下,藏稼道“卜姑娘,你带这么多东西,没地儿放啊。”

卜束渫看了看手里的锅,“是吗?我觉得没多少啊?”

如果忽略掉她背上的大包袱和身后的零食的话。

由于她让千斟溪不再倒霉,所以千斟溪对她的小要求没什么意见,才让她零零碎碎买了那么多东西。

“卜姑娘,这些回京也有,不必如此。”

“这样啊,那也太可惜了,”她盯着手里的锅,怎么办呢?对了,要不就送人吧。

卜束渫抬起头“公子,劳烦您等我一会儿。”

说罢,将身后的零食送了许多给小朋友,把大包袱里的东西送给了路人,锅又拿回去,说不定以后还来呢。

“好了,走吧。”说罢要钻进车厢里。

“你做什么!”藏稼惊道。

卜束渫回头,“进车厢啊?怎么?”

“卜姑娘,男女授受不亲。您还是坐外面吧。”

“外面太晒了,我要坐里面,再说,我又不在乎名声。”说罢就钻进车厢。

“欸?”卜束渫动作太快藏稼没拉住。只希望爷没生气。

“出去。”千斟溪的声音传出,藏稼一激灵,完了完了,爷生气了。

“真的?到时候要是有人说你不懂怜香惜玉可不怪我。”卜束渫软绵绵的威胁道,但着实是没什么杀伤性。

“出去。”顿了顿“换身男装。”


上一篇:2022最好看(他的舌头弄得我好爽好湿)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织田真子(織田真子作品封面大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