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后面含着攻入睡文肉多^全文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9月30日 15:26:18阅读:188

“啊!”

小王爷千斟溪因为看池里鲤鱼蹲久脚麻,忽然站起来走路而崴脚了。

等在后面的太监一惊,连忙上前蹲下,“哎呦,小王爷您快上来,奴才送您去太医院。”

千斟溪面露痛色恨恨道“我不去!打我记事起就没过过一天顺心日子!去了没过几天也还是会受伤,有什么用!”

作为皇后嫡长子,拥有最好的一切,本应该是最幸福的人,但却厄运缠身,连连倒霉。

不幸中的万幸就是不会连累旁人,不然皇上该把他关进冷宫了。

“小王爷,”太监心疼的看着千斟溪“总会有转机的。”

千斟溪不想让眼泪流下来,但它不争气啊,“帕子。”

太监将帕子递过去,千斟溪胡乱抹了抹塞到太监怀里,平复了一下情绪,“走,去太医院。”我一定要摆脱这种厄运!且先养好身体。

……

“找到了吗?”千斟溪负手而立。

“回主子,没有。”男人把头压低,愧疚难当。

千斟溪沉默了一会“无妨。”

男人等了一会,见千斟溪没再说话便告辞退了下去。

千斟溪凝视书架上的竹简,上面刻着《卜汾》。

自崴脚之后他便搜集世间书籍查找他身缠厄运的原因,在一本描述风土人情的书中偶然发现卜汾河的描述。

一千三百年前,卜汾河两岸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一岸是荒草丛生,另一岸是果树遍地,仙雾缭绕。传说是仙人居所,只有正直良善之人才可过卜汾河到达仙地,但仙法没能阻挡心思诡谲之人的谋划,后被聚众攻破,仙地暴露在世人眼底。仙人不忍对群众下手,被囚禁在卜汾河底。

只这些他自是不信,但九年里,和其他书中内容东拼西凑也信了八九分,可惜描述不多,于是他便将线索单独写了一个书简。

只是千年过去,沧海桑田,卜汾河也不再是之前的卜汾河了,至今已找了七年之久,却杳无音讯。

千斟溪回神大步朝外走去“藏稼,去卜汾河,不,是西河。”他要亲自出马。

藏稼略显踌躇,掩下眸底忧虑“是。”大不了他多注意些……虽然没什么用。

……

西河在天念国腹地,离京畿不远,五天就到了,但这五天可谓是精彩万分,什么马匹平地摔啦,楼上泼水啦,被老爷爷错骂啦……藏稼简直不敢想之后还会发生什么。

“发什么呆!”千斟溪久久等不到回应回头发现藏稼站在原地。

藏稼被吓了一跳骤然打了个激灵,“啊?哦哦,爷有什么事?”

“据你搜集的资料,仙地应在西河左岸,可如今西河两岸都建了房,你无法查地底。”

“是啊,爷。”

听到这话千斟溪握紧了拳头,忍了忍,暗自安慰,他是对的,为了百姓。但他不知道那仙人当初是被囚禁在地底吗!?不会想办法吗?

但这还真不怪藏稼,因为千斟溪看的书太多了,后面才想找仙地,以至于忘了告诉他之前的事情。

“召集人马,掘地三尺,给我找。下点迷药,别让人发现了。”

“是!”藏稼领命离去。

千斟溪独自一人租了条船,划到河中央,趁人不备潜下河,到深处拿出夜明珠查探。

当初那群人闯到仙地将仙人囚禁后,把仙人居所翻了遍都没找到奇异之处,于是对仙人严刑逼供,但没打听到一丝消息,厌烦后就将仙人杀害。仙人死后,两岸气息渐渐相同。

从表面上看仙人似乎没有留下东西,但仙人如此仁慈,怎忍见大陆颓废,恶人横行?

况且……

“咕噜。”千斟溪瞪大眼睛,什么东西撞了他!

千斟溪已潜了许久,只是想早日找到去厄运的办法,气息早已不稳,只能拼命向上游,却不知被什么抓住了脚,他没蹬开,只好使出吃奶的劲,眼珠都充血了,终于爬上岸,瘫在地上大口呼吸,十息后渐渐平复下来,想爬起来,才感觉到脚上有东西。

他弯腰向前探去,前面黑乎乎的看不清,只好再凑近一些,还没看清手已经摸到,像颗人头,心里一怵,借月光壮着胆子拨开头发,是名女子。

千斟溪想把女子的手拿掉,但没想到她的劲那么大,试了试还是没拿掉,最后运了内力才把女子的手从他脚上挪开。

千斟溪站起来,拍了拍手,吐了口气,又瞥向女子,刚顺手摸了她的脉,还活着,那就送佛送到西吧。

于是千斟溪用内力把女子的衣服和头发烘干后……毫不留情的走了!

“等等~”

千斟溪闻言步伐不变,但……

“扑通”千斟溪摔了个大跟斗。

反应过来后千斟溪咬牙道“放手!”

“公子,你命中带煞。”

千斟溪低头看向她“公子,我有办法帮你化煞。”卜束渫眼睛眨呀眨地盯着千斟溪。

千斟溪也盯着她,“公子,瞧你也是有钱人,给我个住处也没什么吧,您就行行好。”卜束渫见他不上当,哀求道。

千斟溪斟酌片刻,也是,反正也没什么,顺手的事,到时她要是没能力帮他化煞,那就让她赔偿。

思罢“你还要抱多久?”

卜束渫见他软了语气,立马站起来“嘿嘿,忘了。”

“公子,我叫卜束渫,你叫什么名字?”

……无人应答。

“公子,你住哪?”

……

“公子,唉,公子小心!”

“咚”

“下面有陷阱…”“呃……公子别动,我去找藤条拉你上来。”卜束渫咚咚咚跑走了。

等她回来时见千斟溪已经上来了。

“唉?公子你已经上来啦?你怎么上来的?”卜束渫看了看手里的藤条,随手扔掉。

千斟溪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啧”应该是丢脸了,不好意思说话了。哈哈哈哈哈。

出了林子后千斟溪租了一辆马车赶回别庄。

藏稼还没回来,千斟溪就领着卜束渫去了客房,“今晚你就住这。”


上一篇:织田真子(織田真子作品封面大全)

下一篇:他扒开粉嫩的小泬&宝贝动一动我难受h学校里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