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嫁进府内被肉的文-大臀女省长的呻吟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9月30日 15:28:50阅读:180

八月,盛夏的傍晚,太阳即将下山,美丽的余晖洒在因某人而不平静的小溪上,整条小溪看上去宛若一条金黄的丝带,溅起的水花给人一种凉意。

云沐颜正在抓鱼,“太阳下山以前一定要抓到”,她在心里暗暗地想着,随着她手上的动作,小溪溅起水花,鱼儿在水中到处逃窜。

女子穿着淡青色的纱裙,裤脚挽到膝盖的部分,袖子则撸到了肩膀与肘关节之间的位置,手肘关节和手腕中间的地方有一颗绿豆大小的朱砂痣。

繁复精巧的头饰中显露出雕刻精细的羊脂白玉簪。

北面的岸边上,放着一双纯白的靴子,靴子上端用淡青色的线绣着一两条如同藤曼般垂下来的花纹。

平时放在右脚靴子外侧的匕首也放在了一边,匕首是金色的,刀柄和刀鞘合上的时候外面的花纹正好吻合,使整把匕首宛如一体,浑然天成,匕首上面只刻有一些虽简单却又精细的花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装饰。

靴子的不远处有一棵大树,云沐颜特意找了好久才找到的一棵可以遮阳的大树,树的两个枝桠间放着一个白色的挎包,看不清里面装了什么,为了不弄脏才将挎包放到树上。

树下有一个火堆,火堆旁还有一堆干枯的木材,那是云沐颜为了烤鱼而准备的,橘红色的火光跳动着,不时发出“啪啦”“噼啪”的声音。

再往北走就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即使有人从里面经过也不会被发现,因为是夏天,树林里的果树上都长满了果子,小鸟在天上飞来飞去,路边的花看上去很香。

夕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如果女子稍微注意一下周围的环境就会发现,在北边,茂密的树林两边有些细微的响动和说话的声音……

而此时的云沐颜正死死地盯着一条鱼,趁着这条鱼还没有动,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它。

“好吧,就你了,谁让我只能抓到你呢。”她紧紧地抓着鱼,似乎是在怪他游得太慢,这才被自己抓到。

云沐颜动作利落地将鱼剖开,去掉内脏,用溪水洗干净,忙活好半天,才满意地用右手抓着已经清理好鱼,左手则抓起放在岸边的靴子和匕首,大步走向火堆。

刚把鱼穿在木棍上打算烤的时候,森林里的人走了出来,云沐颜转头看向森林,右边出来三个人。

走在前面的男子穿着一身白色的锦袍,脚上的靴子也是白色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脑后,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眉间还有一个鲜红的眉心印。

白衣男子的后面有两个人跟着。

左边的人手里拿着一把长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是在说“离我远点,别靠近我”。

右边的人则和左边的人恰恰相反,他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嘴里好像还说着什么。

那样子看上去应该经常被左边的同伴嫌弃,不然他一定会乖乖闭嘴。

云沐颜还没看清这三个人就被左边传来的声音给打断了,右边的三人也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

左边走出来的一伙人大约有五六个,手上都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待他们上前来几人才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八方来?算什么东西,敢挡老子的财路……”

“老大,这八方来……”旁边的人搓着手,半附和半害怕地说着。

领头的看上去怒不可遏,还不时拿旁边的人出气,一旁的人则一直都满脸讨好地说话,看上去像是一伙山贼。

当他看到云沐颜后,说话声小了下来,忽略了右边的三个人,直接向云沐颜走来,显然不怀好意。

那个人的眼神让云沐颜觉得很不舒服,而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让人更不舒服,旁边的人开始起哄,那人越发嚣张,带着一群人走到云沐颜的面前。

“小姑娘,一个人吗?要不要陪陪大爷我。”一边说一边搓手,还露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看着就让人很不爽。

脸上的横肉都挤到了一起,满口的大黄牙,这副样子让云沐颜更加不舒服了,她看了一下血红的夕阳,太阳又要下山了,得抓紧时间。

“抱歉,麻烦让一下,你们乌泱乌泱一堆人站在前面,挡着我的光了。”

“小丫头,太阳下山了才好办事,你说是不是。”一边说又一边色迷迷地将手伸向云沐颜。

云沐颜看了一下那满是茧子,像是没洗干净的手,终于忍不下去了,把还没来得及烤的鱼插在地上,然后慢慢地穿上靴子,看上去满脸的不情愿。

有一次出门差点将匕首丢在外面,在那以后每次用完她都会及时放好,不是放在包袱里,而是放在右边的靴子里,要用的时候更顺手。

在云沐颜穿靴子的时候,白衣男子看到了她的小动作,因为光线的原因,她看不到他们的神色表情,他们却将她的想法看得一清二楚。

看着眼前清冷艳丽的女子不着痕迹将匕首收好的样子,他不由自主地勾了勾唇,“看样子不简单嘛,算了,英雄救美太累。”

“我说了,你们挡着我的光了。”说话时她一直盯着渐渐消失的夕阳,又看了看这里的一堆人,“真麻烦,让不让人吃饭了。”

“喜欢晚上是吧,那我是弄瞎你们的双眼呢?还是……”云沐颜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还是让你们再看最后一次夕阳呢?我很大度的,要不……你们自己选一个。”

这话立马惹怒了刚才说话的山贼。

“臭丫头,敢跟本大爷这样说话,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说完拿着手里的刀向云沐颜走来,身后的同伙也盯着云沐颜,似乎马上就要上来将她撕碎一样。

一旁的三个人觉得新奇,在他们的眼里,女子一般都是害怕血腥的,不过,眼前这个人,好像不一样,但他们自始至终都只是默默的看着,并不打算做什么。

看着一步步靠近的山贼,刚才那个笑嘻嘻的人跟旁边那个面无表情的人嘀咕,“要不要上去帮忙。”

还没等那人回答,前面的白衣男子就开口了,“你们觉得那小丫头需要帮忙吗。”

说话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脸上的表情显然是准备看好戏了,身后的两人似乎是习惯了白衣男子的反应,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着越来越明亮的火堆。

云沐颜,十六岁,从小习武,精通医术毒术,易容和变声最是拿手的,不喜欢被人称为摘星楼三小姐。

摘星楼虽然是江湖三大首之中实力最强的,但摘星楼楼主云无涯的三个子女从来都不会参加江湖上举办的宴会,也从未出现在江湖人的眼前。

外人以为是云无涯过分保护,也有些人认为是他们太过平庸,云无涯觉得丢脸,而实际上,就是他们自己不想去,一有这种事都会趁机溜出家到处游玩。

每次外出,云沐颜都尽量低调行事,能不惹事就不惹事,要是真惹了事,那就看她的心情了,很不巧,这些山贼打扰到她吃饭了。

出来混,三兄妹都不靠摘星楼,只靠自己,自然没人会因为摘星楼有所忌惮,这就是为何,每次都可以碰到山贼总是如此地锲而不舍的山贼。

像这样的事情云沐颜已经碰到过很多次了,而且,每一次,每一次!那些山贼的口气、表情,甚至动作、出招快慢都是一模一样,毫无新意。

云沐颜经常怀疑他们是不是同一个山贼窝出来的,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就这样还敢出来劫色,真是,唉~。

山贼越来越近,云沐颜还在慢慢地穿鞋,借机左膝着地半蹲着助力,右手虎口朝上,牢牢地抓住了匕首。

山贼用力将刀挥下,云沐颜看准时机,身体向左一闪,躲过了眼前用力挥下来的大刀,刀砍空了,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云沐颜。

在山贼转头的那一刻,云沐颜瞬间用左手抓住这个山贼的领子,右手干脆利落的从下往上地划破了山贼的脖子,然后像扔垃圾一般地将这个人扔到一边。

杀了一个山贼后,云沐颜并没有继续,而是看了看手中的匕首,又笑着看向剩下来的几个山贼,那眼神好像是在说,还要继续吗?

山贼没有动,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首领,又看了看云沐颜手中还在滴血的刀。

一想到云沐颜刚才干脆利落的动作,再看看她现在人畜无害的表情,山贼不寒而栗,一边用武器指着云沐颜一边倒退。

“喂,把这人带走,看着碍眼死了。”

山贼以为自己听错了,气势汹汹地看向云沐颜。

“没错,就是你们,看什么看!”

云沐颜慢慢地将匕首举了起来,在手里比划了两下。

一边的白衣男子只是饶有趣味地看着。

几个人面面相觑,仿佛是在想,山贼还要帮别人做事,可能吗?

不可能!

然后又看向云沐颜,氛围开始变得很诡异。

当看到云沐颜手里的刀时,几人对视片刻,一咬牙,一跺脚,好像受了天大的侮辱一般,片刻之后……一群人干净利落地抬着尸体离开了。

“唉,混的太差了。”

云沐颜拿起刚洗干净的鱼往湖边走去,上面好像沾上灰了,溪水凉凉的,很舒服。

白衣男子看了一眼树下的血迹,皱了皱眉,又随意地看了看四周,最后只好向云沐颜生火的树下走去。

那个笑嘻嘻说话的男子看到这一幕就问到:“你该不会想去那棵树下休息吧,树下有人了,而且刚才那姑娘被欺负的时候,我们还在一边看戏,不好吧!”

白衣男子回头,一脸白痴的看着他,开口说到:“要是能找到更好的地方,我也不去。”

“地方好是好,但刚才那姑娘遇险时我们连忙都没有帮,说不过去吧……”一边说一边挠了挠头,好像有点过意不去。

在他们说话间,云沐颜打开随身携带的挎包,挎包里有一个七、八厘米左右长,直径两厘米的圆木筒,那是一个火折子,专门用来生火的。

其它的都是一些瓶瓶罐罐和一些小纸包,上面都贴着写了字的纸条,仔细一看,有治伤的药,有杀人的毒,还有……调味用的调料。

云沐颜熟练地拿起一个小瓷瓶,将一些香油慢慢地倒在鱼的两面,又打开一个小纸包,将盐均匀地撒在鱼的两面,不一会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三人像是结束了谈话一般,向云沐颜所在的树下走来,丝毫没有纠结树下有人这个问题,那白衣男子还找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地方,这才坐了下来。

云沐颜没有管他们,只顾着看手里的烤鱼,她在想要从哪里下口比较好。

“如果想在这休息,请自便,别打扰到我就好。”说完咬了一口刚烤好的鱼,然后又重新抬头看着刚才因山贼打断还没看清的三个人。

那个笑嘻嘻的男子穿着一件紫色的衣服,箭袖前端收紧,高高的马尾,面容俊秀,给人一种邻家男孩的感觉。

面无表情的男子身着一身黑衣,琵琶袖带有一点褶子,显得袖口比衣袖小,头发用发冠束得一丝不苟,因为常年没有表情,好看的五官显得很严肃,手里抓着一把长剑。

而那名白衣男子,一身宽大的白色锦袍,袖口、领口用淡金色的细线绣着繁复的图案。

微微卷曲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脑后,烂若星辰的红眸和一道小伤疤般鲜红的眉心印使他更加引人注目。

红色的眼睛?

不会是那个人吧?还真不愧是那些人说的‘郎艳独绝,世无其二’啊。

云沐颜一直盯着这个白衣男子,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不礼貌,只是觉得,这个白衣男子很好看,她很喜欢,想要多看几眼罢了。

在她看得入迷时,白衣男子开口了:“姑娘好像与寻常女子不同,胆子也比较大。”

一句好奇的话,语气中却无半点好奇,带着一点漫不经心和随意,却让人无法拒绝。

云沐颜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是看了看他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问题推给了他们。

“那如果是公子,你会如何做呢?又或者,你的两大护法会如何做呢?永昼城城主,独孤安世。”说完面带笑容地看着他们,好像很期待他们的回答。

她没有发现,即使是说着试探的话语,口气也不似之前一般没有半点感情,明艳的脸上看上去有一点试探,有一点好奇,也有一点笑意。


上一篇:他扒开粉嫩的小泬&宝贝动一动我难受h学校里

下一篇:透明白丝上的浓浓的精华液*爽⋯好紧别夹…宝贝叫大声点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