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白丝上的浓浓的精华液*爽⋯好紧别夹…宝贝叫大声点

每日杂谈井壁2022年09月30日 15:30:01阅读:444

突如其来如回忆如海潮般拍向长心,长心一时头痛欲裂,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头。她这个举动可吓坏了搀着她的璎珞。

“小姐您怎么了,您别吓我,都怪我,当时应该拦着您不让您去参加围猎,要不然您也不会因为马匹受惊而坠马”,璎珞边说边慌乱的按着长心的手。

长心突然想起来似的,望着眼前的璎珞关切的问道;“你和碧钏还好么?”

“小姐,我们很好,你看。”边说边拉起袖子蹦蹦跳跳,而端着饭菜刚进门的碧钏也不知道怎的竟也配合着一起蹦蹦跳跳。

一时间,长心也被眼前的两个丫头逗得笑出了声。

看见长心笑了,二人方才终于安下心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长心昏迷时发生的一些琐事,遇到看法不一致的地方两人也如往常一样打起了嘴仗。

长心在两个丫头的只言片语中慢慢拼凑出目前的时间,永安五年,他与周始成亲的第三年,也是周始从巡查调回晖城做言官的第一年,而自己也是因周始要纳妾,赌气乔装去参加当地举办的围猎活动,被受了惊的马摔了下来。

当长心理清楚这一切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重生了。

————————  

“夫人,老爷刚刚派人带了口信,说是下了朝马上就回来”一直在门外伺候的丫鬟进来禀报。

可能对前生发生的事情仍心有余悸,听到禀报后也没有表现出往日的欣喜,只是淡淡点头表示知道,便让丫鬟退下了,此时璎珞、碧钏两个丫头满心欢喜的替自己挑起衣服首饰来。

长心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丫头,虽一直是以主仆相称但自小便跟了自己,说句情同姐妹倒也不过分,想起他俩因抵死不愿说自己半句不是而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样子,长心内心除了姐妹之情外有多了一份愧疚。

长心望铜镜里的自己,一双含笑的月牙眼也难掩的倦色,微丰的脸颊却因没有血色倒露出几分憔悴。碧钏似猜到什么忙递上玫瑰胭脂,轻轻帮长心晕开。

周始刚回府就一路快走奔向卧房,在示意准备通报的丫头噤声退下后默默看了一会儿正在描眉的长心,看着长心反复描改都不合心意竟有点恼,不禁笑了起来,轻声走到长心身后,接过长心的手中的黛砚。

“夫人恕罪,下朝之后已经紧忙着往回赶但还是被同僚硬拉着寒暄了一阵,耽搁了半晌,让夫人受累亲自画眉”

语气如春风抚人心,恍惚间让长心晃了神,好像在大厅里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噩梦。

长心抬眼望着眼前的男人,鬓若刀裁,眉若墨画,非但与那双永远含情带笑的桃花眼没有半点违和,反衬出几分英气。

长心想起第一次遇见周始的样子。

——————

永安三年,元宵节。

在长心软磨硬泡,加以绝食相威胁的情况下,外祖终于答应让长心去看今年的元宵灯会。

天刚擦黑,长心急忙的换上了男装。为了不让自己的目标看着太大,方便摆脱跟着的家仆,便拒绝了璎珞和碧钏想要一起的央求。

刚到集市,长心便走到一个卖面具的摊位,此时随行的人也猜道了,他们的小姐又打算故技重施,试图让所有人都带上面具,然后自己再利用乱混的人群,彻底甩掉其他人,但随行的人却仍顺从的开始挑选各自的面具并带好,长心仍然选了一个“秦童娘子”。

很快,随着天越来越黑,看花灯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因年前皇帝为表示与民同乐,命百余位工匠从年就开始准备“鳌山万岁灯”,这消息一出,更惹的外地的百姓携家带口来晖城参加元宵等会会。

戌时一到,随着监市一声亮灯,置于皇城门外的“鳌山万岁灯”便层层亮起,这"鳌山万岁灯"是由万余盏彩灯叠成十余层的灯山,形状似鳌,中间更是用五色彩灯,灯光熠熠,照的观者眼花缭乱,加之街道两旁的万余盏树灯,一时间晖城灯火辉煌,宛如白昼。

这结百余工匠之力造的“鳌山万岁灯”自然是迎来众人围观,见到场面如此混乱,长心更是暗喜,有意无意的涌入人群,随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前面的人不愿走,后面的人又想着往前面挪,一时间长心终于得偿所愿,家仆被彻底冲散。

刚冲散的时候长心倒也不慌,悠闲自得的东逛逛西看看,可到底还是个小姑娘,不到半个时辰,长心见依然没有家仆来来寻自己,便开始慌了神,四处张望起来。

长心不知道,自己衣着富贵,还没有仆人跟着,在这人流杂乱的地方,又显得如此无助慌张,实在是容易引起贼人觊觎。

“又是谁家的小姐跟家人走散了?”一个 温柔懒散的声音从长心身后传来。

“你怎知我是个小姐”长心见自己花了大力气的的乔装被识破,一时竟然忘了自己与家仆失散的事情,有些恼怒的质问道。

来人不急不慢的走到长心面前,抬手便取下自己秦童面具,笑意盈盈的望着长心,长心见眼前的男子约莫二十出头,虽未着任何华服却仍难掩通身贵气,一张脸在灯火的映衬下更是俊美异常。

“你虽着男儿服饰,但一看身形便知是个姑娘家"男子的说道。

许是被眼前人笑意晃了眼,长心一时分了神,忘了反驳。

见长心不回答,眼前的男子便收起笑意,正色道:“怎么了 ,和家人走散了么?家住何处要?要我送你回去么?”

长心被这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发懵,一时不知道先回答哪个,而刚准备回答时,一直不见的家仆围了上来,将长心与那男子隔开。

“你们去哪里了?”长心见消失许久的家仆此时才出现,不免有些生气。

“回小姐话,出门前太老爷有交代,恐小姐玩性太大,可远远的看着,必要时可以……”

“可以怎样?”长心脱下面具反问道。

回话的家仆暗暗叫苦,就算打死自己,自己此刻也不敢说太老爷表示可以吓吓小姐,便只好吞吞吐吐企图混过去。

长心也猜到了,外祖派出来保护着自己的一定都是外祖的的亲信,没有外祖的授意,肯定也不敢把自己扔在街上,但自己确实不占理,一时间又气又恼,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和他们僵持着。

"多好看的一个姑娘,怎么就带了个斜眼歪嘴的丑东西。”男子见场面如此尴尬便上前指着长心的面具打趣到。

“混账东西,我家小姐岂是你可以取笑的?”刚刚还在唯唯诺诺的家仆瞬间又趾高气昂起来。

长心白了一眼说话的人,随即将将手上的“秦童娘子”丢下,只说了一句“回府”,便转身离去。

男子意味深长的望着长心远去的背影,捡起长心的丢掉的面具,轻轻的掸了掸灰,便同自己的秦童面具一并收了起来。

上前搭话的男子便是周始,而这一对面具也在新婚之夜,被周始用来代替玉如意挑开了长心的盖头。


上一篇:古代嫁进府内被肉的文-大臀女省长的呻吟

下一篇:被一根又一根H强迫NP:嗯啊…校园野战H宫交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